天津保温一体板_天津保温一体板厂家_天津保温装饰一体板_天津鸿达一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beplay游戏_beplay游戏网址_beplay娱乐老虎机

举报背后

举报广药董事长:祸起壮阳药 股东分红引反目?
举报广药董事长:祸起壮阳药 股东分红引反目?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19年07月19日  21:00
康业元三打广药集团:国产“伟哥”归属成谜
康业元三打广药集团:国产“伟哥”归属成谜
经济观察网|2019年07月24日  21:36
国产“伟哥”4年销量翻3倍 壮阳药成白云山摇钱树
国产“伟哥”4年销量翻3倍 壮阳药成白云山摇钱树
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03月18日  09:38
康业元举报白云山财务造假等“中国伟哥”利益之争?
康业元举报白云山财务造假等“中国伟哥”利益之争?
新京报网|2019年07月19日  20:41
国产“伟哥”比茅台还赚钱
国产“伟哥”比茅台还赚钱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2019年05月23日  20:18

广药历史纠纷

加多宝与广药缠斗的这九年
加多宝与广药缠斗的这九年
界面|2019年07月01日  23:36
王老吉加多宝14亿侵权案发回重审:广药称不是最终判决
王老吉加多宝14亿侵权案发回重审:广药称不是最终判决
新浪财经|2019年07月01日  22:50

市场影响

白云山逆市跌逾5.14% 穿多条主要平均线
白云山逆市跌逾5.14% 穿多条主要平均线
新浪港股|2019年07月19日  15:54

最新新闻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违法 白云山肖荣明打击报复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违法 白云山肖荣明打击报复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充当打手打击报复二股东 来源: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康业元公司一直希望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能够正面回答我司7月24日提出的六个问题,李楚源同志您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国企干部,既然违法违纪了就应该勇于面对。我司前后三次公开要求李楚源同志一一回复,可至今没有等到李楚源同志的任何答复,更谈不上您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却于2019年8月8日等来了一纸令人惊讶的议案: 出乎常理,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和科技公司董事长肖荣明同志避实就虚,对他们自己所暴露出来的违法违纪问题不做答复,反而在科技公司内部单方面直接抛出一页处理议案,继续挤压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议案内容表明,科技公司董事长肖荣明同志在充当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的打手,打击报复二股东,扛着红旗抢劫。没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反咬一口,不知廉耻。 若是如此,我司请各级部门及监管单位核查百定产品转出经营一事。2014年科技公司自主销售的“百定”产品销售2240万支左右,营业利润2222万元以上,净利润1645万元以上。2015年销售2363万支左右,营业利润2527万元以上,净利润1871万元以上。2016年销售2027万支左右,营业利润3139万元以上,净利润2319万元以上。2017年实现销量2300余万支,毛利润超过4900万元,营业利润约2300万元,净利润约1700万。科技公司完全具备覆盖全国医院终端的能力。2018年,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不顾我司强烈反对将“百定”销售权转让给“具备全国医院终端覆盖能力”的瑞阳制药销售以后,其产品供货价无明确变化,销售数量大幅下滑,“百定”为科技公司贡献的利润急转直下——2018年的营业利润只有110万元,净利润为79万元,销售权转让给瑞阳制药的协议中并没有约定最低销售数量的要求。这种实实在在严重损害科技公司利益的决策怎么处理,一年即造成上千万元的损失,对国有资产的流失董事会视而不见。如不加以制止,还将有多少国家资源被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为何不顾股东劝阻,一意孤行?短短一年的时间,至少给科技公司损失1600万的净利润,这笔钱到哪里去了?在百定经销权2018年已经转给瑞阳制药的情况下,为何科技公司在2018年每个月还会凭空产生不少于几十万的百定销售费用?肖荣明同志另一个决策(多功能床的销售),更是一下子锐减了科技公司3000余万元未分配利润。作为国企一把手肖荣明同志是否要对投资失利负责任,请相关部门查清这些决议背后到底有何动机?这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 是谁在肆意歪曲事实?是谁在给白云山毁誉?是谁在恶意侵害公司及股东的利益?是谁在违法乱纪? 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的违法违纪行为不单给股东、投资者和股民带来伤害,同时也涉及到侵占国有资产及国有资产流失,直接或间接给国家带来巨额损失和极大危害。 自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要切实保护民企的合法权益,任何侵占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必须加以着力纠正。康业元目前陈述的事实主要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违法违纪行为,进行佐证和事实检举,所有举证的事实均与李楚源同志违法违纪行为相关,截至今日我司分层次重点陈述了李楚源同志在上市公司相关操作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纪行为。我们将继续为维护民营企业的生存权而努力,同时也感谢媒体朋友对我们一贯的支持与持续关注。 第四次请李楚源同志答复724我司公开信提出的六个问题。我司确保举报事项客观真实,对提供材料的真实性负责。也请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为自己的言行负所有法律责任。提请相关部门调查取证,还股东、投资者、股民和公众一个真相。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2019年8月9日    [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8月09日 10:53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继续 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继续 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在继续,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称未拿到股东分红 记者 | 张译予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康业元)与白云山(600332.SH)的“金戈”之争又起波澜。 7月29日,康业元再度发表公开信,指责白云山转移媒体与公众注意力,只字不提自身存在的违法违纪行为。 康业元称,“自从李楚源掌管广药集团以来(2013年7月至今),其对我司所有合作进展情况均非常了解,却恶意侵占我司经营权、收益权、话语权多年;另科技公司4种产品自2014年底之前分红8次后(约4000万左右),再也不予分红。” 此前7月19日,康业元在举报信中称,自2014年金戈上市以来,其未收到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经审计的完整财报。这份举报信主要控告问题在于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被称为“国产伟哥”)的利润分配不均问题。 北京康业元称,其作为持有白云山科技49%股权股东,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白云山在2016年对北京康业元下达的分配方案则是:销售额1亿元-3亿元提成8%,3亿元-5亿元提成6%,5亿元-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北京康业元认为上述分配有违相关法规标准。 白云山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相关报道主要内容与事实不符。 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发布详细澄清公告,针对康业元的举报进行反驳。 白云山认为,根据2001年12月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已发生的重大变化,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对于康业元所称虚报成本问题,白云山表示,该公开信提及的“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金戈原料所需物料的平均采购成本高于该公开信提及的“每公斤1800”。白云山化学药厂严格按药品注册工艺在其车间内生产金戈原料,所采购的原辅料还需经过磺化、胺化、合环、精制和成盐等步骤,以及此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辅料的采购价格。 对于本次举报的焦点:金戈产品收入分成问题,白云山解释称,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人民币9222.34万元。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人民币8727.14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北京康业元获得分红人民币4276.36万元。虽然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但由于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故以上计提的收益尚未兑付给白云山科技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的以上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工商资料显示,医药科技成立于2000年6月,注册资本200万元,法人代表为肖荣明。医药科技股权分别由白云山持有51%,北京康业元持有49%。经营范围为中成药、中药饮片批发、西药批发、保健食品批发、预包装食品批发以及药品研发、医疗技术咨询等。 关于金戈的历史要追溯到1997年。 康业元方面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1997年初我司科研人员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药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1999年9月获得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公司)。” 康业元称,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三方协议明确约定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的所有权产权及收益全归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有,而且不许反悔。 对于上述情况,白云山在公告中表示,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占股51%,刘玉辉占股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人民币400万元及现金人民币433万元,合计833万元投入;刘玉辉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投入。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 2001年1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获得新药临床批件,申请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三联药业)及黑龙江省宏辉药物研究所(宏辉药物研究所)。同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详情]
界面 | 2019年07月29日 19:57
康业元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康业元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
  原标题:广药集团“举报门”持续发酵:康业元今日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中国网财经7月29日讯(见习记者 牛荷)今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第二封举报信,再次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违法违纪”。 在上述举报信中,康业元强调,公司发布的是举报信,并非催债函。同时,康业元表示,公司为白云山科技持股49%的股东,但自李楚源掌管广药集团以来,“恶意侵占”其经营权、收益权、话语权多年,且白云山科技未经作为股东方的康业元同意便随意投资;白云山科技4种产品自2014年年底起,在长达近五年的时间里,未进行过分红(此前曾分红8次,总计约4000万)。举报信还指出,近几年康业元要求将“金戈权益及分红事宜”列入股东会及董事会议案,均无下文。 在该举报信中,康业元声称目前已充分掌握李楚源“违法违纪”的证据和事实依据,并请求中央、省市纪委、监管机构对广药集团李楚源的违法行为进行严查。 据悉,在7月18日,康业元曾用官方微博实名发布《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控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举报信长达5页。 对于康业元的举报,7月19日,广药集团曾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董事长李楚源和白云山科技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紧接着,康业元通过微博发布了“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书”,自证此前举报内容的可信性。 至上周五(26日)晚间,广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SH:600332)发布了一份长达4000多字的公告,回应康业元举报信内容,并对白云山科技及其知名产品“金戈”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披露。该公告指出,鉴于康业元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不符,给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广药白云山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详情]
中国网 | 2019年07月29日 19:20
康业元白云山纠纷升级:前者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康业元白云山纠纷升级:前者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原标题:首个国产伟哥药金戈连续5年毛利率超80% 康业元白云山利益分配纠纷升级 来源:长江商报 康业元与白云山围绕首个国产伟哥仿制药金戈的利益分配纠纷不断升级。 近日,康业元公开举报白云山方面间接侵犯合作伙伴利益。按照康业元的控诉,金戈上市近五年来,其至今未收到分文收益。 而白云山方面在7月19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否认存在损害股东利益的情形后,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再度发布关于媒体报道有关情况的说明公告,公告正面回应了两者之间的利益分配分歧。 实际上,金戈早已成为白云山的“现金奶牛”,尽管2014年10月才上市,但金戈在2015年便实现销售收入2.34亿。2014—2018年,金戈毛利率分别为91.57%、92.31%、92%、92.54%、87.31%,连续5年超过80%。在如此高的利润面前,康业元与白云山两大股东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 对此,长江商报记者上周采访康业元后,其表示,“这次发布公开信,主要是维护合法权益,按照当初合同约定的每年定期向我司递交审计后的财务报告、如数如期进行分红。” 同时长江商报记者也对白云山方面发送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未给出回复。 金戈2018年毛利率达87% 白云山科技公司经历了20年的经营发展,2014年后其升级包装的金戈开始贡献巨额收益。其财务报告显示,金戈2014—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635.46万元、2.34亿元、4亿元、5.63亿元、6.62亿元,同期营业成本分别为474.82万元,1818万元、3222.27万元、4148.65万元、8374.54万元,毛利率分别为91.57%、92.31%、92%、92.54%、87.31%,毛利总和17.35亿元。 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人民币 9222.34万元,白云山制药总厂已经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 白云山最新公告称,白云山科技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人民币8727.13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人民币4276.36万元。 而康业元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除金戈以外的其他四个产品截至2014年再无任何分红,白云山公告里只提了科技公司分红8次,但并没有提过都是什么时间的分红。” 若康业元方面的说法属实,白玉山公告所称的白云山科技公司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也就是说这些分红都是在2014年之前完成。 而且在白云山7月26日公布关于媒体报道有关情况的说明公告中也称,双方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多次沟通,最近一次协商是本月 11 日。 产权和收益等现纠纷 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与自然人刘玉辉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占股 51%,刘玉辉占股 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人民币 1633 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人民币 400 万元及现金人民币 433 万元,合计人民币 833 万元投入;刘玉辉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人民币800万元投入。 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2012 年白云山制药总厂重启金戈生产批件的注册工作,在历时两年多的研发、报批,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化学药厂”)于2014年7月、2014年8月分别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此后由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演变而来的金戈开始产生巨额利润。 也就是说,康业元一方提供了初始的产品证书,而后期是白云山进过深度研发后才推出的金戈,双方在金戈的研发、生产和经营过程中不同的贡献程度,所以到如今双方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康业元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于2017年1月16日才认缴出资额),张建蓉持有90%股份,殷玉成持有10%股份,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显示,2017年2月7日,康业元新增刘玉辉为公司监事,同日张建蓉才成为公司股东及企业法人。而张建蓉与刘玉辉是夫妻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康业元在2016年就进行过举报,也就是说,康业元成立后不到两月刘玉辉就将白云山科技股权转让给了康业元,金戈产生巨额利润之后,2016年康业元开始举报白云山无果后,2017年1—2月康业元就马上认缴了注册资本,变更股东及企业法人。3个月之后,2017年5月19日公司派代表参加股东会提出想要查金戈的账及要科技公司分红。 针对康业元股权变更、刘玉辉与公司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康业元方面只称,“请继续关注我司微博,我司会适时发出微博。” 白云山公告中也称,刘玉辉及北京康业元一直有派出高管参与白云山科技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白云山科技公司近三年均有召开股东会,对方股东仅参加了2017年召开的股东会。 据康业元公开信提及,“金戈原材料采购其中一项是每公斤1800,到了总厂就变成了一万一公斤,票是广药化学公司开的,入总厂账目成本,但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 对此,白云山称,该“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此外,公告还对“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无法获知广药集团将在上市公司年报里隐瞒多少”、“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和“仅此一项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等问题进行了说明。[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7月29日 07:27
金戈产权收益归谁?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金戈产权收益归谁?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原标题:“金戈”产权、收益归谁? 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日前,白云山(600332,SH)方面因遭到控股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的另一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在微信、微博等平台公开举报,其明星药“金戈”的产权、归属权等问题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目前,白云山方面对于上述争议有了最新回应。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发布公告进行相关情况说明。白云山称,根据2001年签订的协议,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金戈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改变,双方股东代表对金戈产权和收益等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未来将继续推进相关工作。 产权收益权分配需重新协商 7月18日,康业元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封公开信称,公司作为白云山科技持股49%股东,同时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自从2014年金戈产品上市以来,白云山方面并未按照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白云山还以大股东身份强行向白云山科技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 对于上述指控,白云山方面于7月19日晚间通过公告进行澄清,并对媒体称,康业元方面发表的公开信内容严重失实,且造谣诋毁公司董事长与白云山科技总经理,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而在7月26日晚间发布的情况说明公告中,白云山方面态度似有放缓。其公告称,根据2001年12月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是随后10余年来相关实际情况已发生较大变化,当事双方对金戈产权、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了多次协商。 白云山表示,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白云山股份)、自然人刘玉辉签订相关合同书,合资组建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持股51%,刘玉辉持股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2001年,白云山制药总厂与白云山科技一起进行金戈的新药申报,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并于2003年获得新药证书。 公告还称,2003年虽然获得金戈新药证书,但是受到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影响,白云山制药总厂未能取得生产批件,所以未实际投入生产。直至2012年,白云山制药总厂重启金戈生产批件的注册工作,最终于2014年7月、8月获得“金戈”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 此外,白云山称,截至2018年,白云山科技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4276.36万元。 康业元占“金戈”多大权重? 按照白云山方面说法,白云山科技的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元,加上现金433万元,合计投入833万元。刘玉辉以金戈非临床批件、另一国家四类新药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入股。 后续,刘玉辉将持有的白云山科技49%持股全部转让给康业元。启信宝显示,目前刘玉辉担任康业元的监事。 康业元在7月20日也出示过组建白云山科技时的合同书,双方出资实物及额度与白云山所披露的一致。但是康业元披露的合同则对部分投资金额的用处进行了详细说明。其中白云山的出资中,100万元用于金戈获得非临床批件时投入、133万元用于金戈获新药证书时投入、阿奇霉素粉针剂或新药证书时投入15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就上述资金安排的原因、具体用途等情况询问康业元相关人士,对方表示:“金戈临床研究批件于2001年1月份获得,此后在我方(指康业元方面,下同)实操下以科技公司(指白云山科技,下同)名义并由科技公司出资进行临床实验并申报新药证书。金戈的研发全过程到新药证书为止,所有研发阶段都是由我方及科技公司独立完成。” 截至7月26日记者发稿时,康业元方面还未对白云山的最新公告作出回应。[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7月29日 03:53
“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背后
“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背后
  原标题:“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罗生门背后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可 “国产伟哥”金戈的真正出身,被一封公开举报信搅得扑朔迷离。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发布了一封长达5页的《公开信》,实名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600332.SH)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公司存在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行为。 康业元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股东之一,拥有白云山科技49%的股权。 康业元其后发布的几次“檄文”都围绕着为白云山创造了巨额利润、上市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展开。 “金戈”归属权之争 “万艾可”(俗称“伟哥”)是美国辉瑞公司研制开发的一种口服治疗ED(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其主要成分是枸橼酸西地那非,“万艾可”于1998年3月在美国上市。2001年9月,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了辉瑞对“万艾可”的用途专利权,该用途专利权在2014年5月到期后,白云山迅速于2014年10月推出了“万艾可”的国内首仿药“金戈”。 但对于“金戈”到底属于谁的问题,康业元与白云山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康业元宣称“金戈”至新药证书为止的研发全过程,所有研发阶段都是由康业元及白云山科技独立完成。“1997年初我方就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药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受理号:CXL98396、CXL98397),1999年9月获得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 康业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股份”)共同组建了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于2000年6月完成工商注册,正式成立。‘金戈’临床研究批件于2001年1月份获得,此后在我方实操下以白云山科技名义并由白云山科技出资进行临床试验并申报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于2003年获得新药证书。” 但以白云山制药总厂为抬头的“金戈”官网中,一则《白云山金戈产品研发故事》给出了“金戈”的另一个研发版本。在这一版本中,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在上世纪90年代迈出了研发“金戈”的第一步。“历经3年的研制,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于2001年3月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临床批件;2003年6月,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与片剂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证书;但由于辉瑞公司在中国申请的用途专利获得了批准,白云山暂停了生产批件的申请注册……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2年全面启动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原料和片剂整个申报生产的研究工作。” 文章显示,正是在“伟哥之父”费里德·穆拉德博士的指导下,白云山制药总厂于2014年9月2日正式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生产批件。并于同年10月28日,白云山“金戈”正式上市。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国药准字H20143277)属于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三种不同规格的片剂属于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国药准字H20143255、国药准字H20173089、国药准字H20173090),而白云山科技没有任何药品批文。 康业元于2019年7月20日公开了《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合同书》约定,甲方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元投入,另以资金433万元投入,合计833万元投入,占股份51%;乙方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由于康业元并没有公布《合同书》的签署页,所以并不能直观得知合同签署甲乙双方为何人。 但根据康业元予经济观察报的采访回复函可知,《合同书》中的甲方为白云山股份。已公开的《合同书》首页显示,《合同书》签署于1999年12月,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所以康业元并不是当初与白云山股份共同签署《合同书》的乙方。 对于药品批文与《合同书》中的乙方究竟为何人的问题,康业元并没有直接回复,只是表示“关于这个问题的具体细节我们会陆续公布”。 “金戈”的生产与销售 康业元与白云山都表示,“金戈”的生产厂商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01年12月三方协议中明确约定‘金戈’的生产厂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康业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白云山的年报中也多次用“白云山制药总厂的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的表达方式提及“金戈”。 虽然在生产厂商上取得了统一,但康业元表示,白云山科技作为“金戈”的产权及收益权所属公司从未给白云山制药总厂授权经营与销售,直指白云山制药总厂“未经白云山科技允许强制霸占着经营权”。但在康业元此前披露的三页《合同书》中并未提及白云山科技的具体经营模式。 白云山曾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属下分公司、控股子公司对其生产的医药产品组织对外销售,主要采取自营和代理模式,通过各级经销商、代理商的销售渠道实现对全国大部分医院、社区医疗和零售终端的覆盖。康业元也称,“金戈”销售方式是以零售为终端的分级代理的模式及线上销售的形式。 通过白云山年报可知,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的具体销售涉及到白云山的另一家直接控股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医药销售”)。 就在2015年3月,“金戈”上市的5个月后,白云山出资1000万元设立了100%持股的白云山医药销售。在白云山医药销售成立后,白云山迅速整合营销平台,将白云山医药销售做为公司药品销售的“主力军”。白云山2016年年报显示,本报告期内,该集团以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为营销整合平台,整合了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和敬修堂药业的营销工作。 到了2017年,白云山在年报中称,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主要以销售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和敬修堂药业的医药产品(含处方药品、OTC药品)为主,以上三家企业不再重复配置药品销售团队。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公司的销售人员为555人,2017年销售规模约为29.59亿元(含税)。同年,白云山也向白云山医药销售增资人民币3000万元。2018年,白云山医药销售的销售范围中又增加了明兴药业的药品。“白云山完全可以通过‘左手倒右手’的形式将‘金戈’的利润转移到负责药品销售的子公司。”有投资公司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无论“金戈”的经营权是在白云山科技还是在白云上制药总厂,白云山都可以让白云山医药销售以极低的价格买入“金戈”,再由白云山医药销售统一对外销售,将利润保留在白云山医药销售。 在《合同书》第十一条中明确规定,公司(白云山科技)实行独立经济核算,自负盈亏。“签署合同的时候,康业元法务的工作有做得不称职的地方,就算康业元向白云山提起诉讼,大概率也是打不赢的。”上述投资公司人士表示。 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药集团”)并未回应经济观察报有关于白云山科技历年营收与利润问题,康业元则表示“由于我司至今未收到任何“金戈”上市后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我们无法获知准确的科技公司的销售收入及利润。”“金戈”的销售渠道更是全部仰赖白云山,有投资人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表示,在“金戈”上市当月就可在广州的药房买到药品。白云山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子公司广州医药有限公司拥有完善的销售网络、广泛的销售渠道与较强的医药配送能力,公司更是拥有“采芝林”、“健民”等知名的医药零售连锁品牌及76家医药零售网点,具有较强的终端实力。 “金戈”所带来的利润 白云山于2019年7月20日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显示,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2018年销售收入为人民币6.62亿元,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1.58%;利润总额为人民币3.99亿元,占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9.94%。在2016-2018年三年间,“金戈”已为白云山创收16.25亿元,“金戈”对于白云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凸显“金戈”重要性的在于它的高毛利率。通过白云山历年年报计算可知,“金戈”2018年的毛利率为87.35%;2017年的毛利率为92.62%;2016年的毛利率为91.95%。不过一位投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金戈’的毛利率通过表内数据可以轻松计算出来,但向来在年报中其毛利率都是以横线省略,我觉得很奇怪。” 即便“金戈”毛利如此之高,康业元在7月18日发布的《公开信》中还是指出,白云山年报中披露的“金戈”产量、利润等数据均低于实际数额。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从广药集团及“金戈”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来计算,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白云山于2015年年报中首次披露“金戈”生产量,称全年生产量为1589万片,远低于康业元提供的数值。 除此之外,康业元称“金戈”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涉及偷税漏税。 康业元多番拒绝提供其举报内容的相应证据,只称“会在适当的时候公布”。根据康业元的表述,广药集团提出分配比例为“金戈”销售额1亿-3亿元提成8%、3亿-5亿元提成6%、5亿-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2%。康业元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明确反对广药集团给出的所谓按销售提成确立利润分配方案,须按约定的以股权比例确立分配方案。“2014年底至今,康业元公司与白云山科技合作的五种产品,除去‘金戈’的利润,从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处得知还有近1.1亿元税后产品未分配利润,我司多次要求分红,白云山科技至今未给我司一分一文。” 对于康业元的多番指控,白云山公告回应表示,经核实,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公司接获控股股东广药集团通知,广药集团已就相关情况向公安机关报案。 对此,康业元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我司不会起诉国企,这次发布举报公开信,主要是向社会还原事实的真相,把涉嫌违纪违法的董事长李楚源、其带给企业运营及合作伙伴的危害、实质行为公布于众。同时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促使对方按照当初合同约定,每年定期向我司递交审计后的财务报告并给予相应分红。如我方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将拿回‘金戈’所有权,停止与广药集团一切合作。”[详情]
经济观察网 | 2019年07月27日 09:25
金戈“罗生门”: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金戈“罗生门”: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原标题:金戈“罗生门”:抗ED市场变局触发多方博弈 近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康业元称,自己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49%的股权,同时拥有“国产伟哥”——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利润分配方案则是按照销售额的2%到8%不等提成。截至2016年4月底,白云山总厂至少握有4亿元“金戈”纯利,但康业元却从未获得分文收益。 随后,广药集团对外发布《严正声明》表示,举报信中涉及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SH)进一步公布双方合作详情,并逐一对康业元的控告进行回应。 从这次举报风波不难看出,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作为广药集团“摇钱树”的金戈,上市近五年以来销量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毛利率高达87.35%。(根据7月26日公告,白云山金戈主营收入6.62亿,毛利5.87亿元,以此计算毛利率达87.35%。) 自2014年万艾可(俗称“伟哥”)在中国的专利正式到期后,本土药企争先恐后加入到仿制药的行列,国内抗ED市场顿时从寡头垄断时代走向多头竞争,市场变局一触即发。 众所周知,ED(勃起功能障碍),泛称为“阳萎”,是最常见的一种男性性功能障碍。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调查显示,男科疾病已成为威胁男性健康的第三大疾病。据统计,中国大陆地区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总体患病率已达到26.1%,40岁以上人群患病率更高达40.2%。 目前勃起功能障碍治疗方法主要包括性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真空缩窄装置(VCD)、海绵体注射疗法(ICI)、外科治疗。但受疾病的隐私性及患者就诊意识薄弱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患者更愿意“自行处理”。 据统计,ED类药物零售终端的销售占比已超过90%,医院终端不到10%,零售药店成为ED患者购药的主要渠道。米内网预测,去年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的零售终端ED市场总体规模已经达到28.5亿元,销售额同比增长2.3%,销售量同比增长6.3%。预计未来整个ED市场的总体规模接近50亿。 而这次围绕金戈的系列矛盾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疾速扩容的潜力市场而爆发。7月18日起,康业元在其自媒体平台上先后发布了公开信等信息。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金戈上市以来作为合资公司股东的康业元从未获得分文收益,但根据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与科技公司签署的三方协议,金戈的所有产权及归属权归科技公司所有。 同时,康业元还曝光了1999年12月与广药白云山组建合资公司合同的两页文件,当中提到:甲方(白云山方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另投入资金433万元,合计833万元,占股51%;而乙方则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 这二十年间,白云山与康业元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合资合同未被曝光的内容又说了什么?双方的约定目前是否仍然有效?围绕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疑团重重。 据白云山最新公告披露,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广药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 2001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康业元”)。 白云山认为,当年合资设立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为了推动金戈的研发和上市,但是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据悉,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制药总厂共有,片剂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持有,原料药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化学药厂持有,金戈的生产及销售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 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此次控告的康业元也来头不小。据工商登记资料披露,目前康业元的股东有两个人,分别是担任公司执行董事的张建蓉,持股90%,以及持股10%的经理殷玉成,刘玉辉则担任康业元的监事。此人多年前曾是制药界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科技公司旗下的很多专利证书,均出现了刘玉辉的名字,涵盖头孢、抗病毒软胶囊、心脏病中药制剂,以及国产伟哥的原料“喜勃酮”等多种制备工艺。更有意思的是,刘玉辉的妻子正是康业元的法定代表人张建蓉。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刘玉辉才是康业元的实际控制人,多年来凭借其手上取得的批文,刘与全国多家药企都有合作。此外,刘玉辉与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关系甚好,最风光时刘玉辉不仅是科技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广东省药学会副会长。 但这一切随着李益民的受贿落马戛然而止。“与王老吉商标争议一样,要说清楚当年与康业元合作的事,只能用‘魔幻’来形容。”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时光倒回至1991年,跨国制药公司辉瑞制药的科研团队在临床试验中意外发现了治疗心血管病的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在治疗男性勃起障碍症效果优于在心血管病中的应用,因此率先打开了ED类药物市场的新大门。 1998年3月27日,经美国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首次在美国上市,商品名为“Viagra”,即俗称“伟哥”的“万艾可”。2001年9月19日,万艾可获得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公告,专利期为20年(即从申请之日起至2014年结束),同时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中国市场。 开启“中国之旅”的万艾可很快受到了男科医生的青睐,更是被“中国性学第一人”马晓年称之为“现代性学的第三座里程碑和性治疗的一场革命”。而对于许多制药企业来说,全球巨大的需求量使得ED类药品市场更是宛如一个“百亿蛋糕”惹人眼馋。但囿于专利,中国企业迟迟未能尝到甜头,万艾可垄断中国ED类药品市场长达13年。 尽管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未能分得一勺美羹,但国内制药企业却未曾放弃对“伟哥”的向往。2014年5月31日,随着辉瑞生产的万艾可用途专利保护到期,国内抢仿大战也拉开了帷幕。 2014年10月,白云山生产的“金戈”率先铺货上市,以接近“伟哥”三分之一的价格优势迅速抢占市场,同时还是最早推出50毫克、25毫克小剂量的厂商。金戈的出现打破了多年来外资原研药的市场垄断和价格体系。 最初,辉瑞伟哥在国内的售价为100毫克120元左右,如今伟哥也针对中国市场推出50毫克剂量,售价也下降至40元/粒,仅为金戈的一倍(20元/50毫克)。 作为白云山最重要的赚钱“利器”,金戈自2014年上市以来,销售量从2014年的1495万片飙升至2018年的4774万片;销售额也一路上升,仅2018年金戈就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9%。 业绩步步高升,康业元却被“关在门外”。康业元称,金戈上市销售后,公司代表曾在2014年10月至2017年期间多次南下广州要求广药集团提供金戈的经营状况、财务报表及分红,但广药集团对此置之不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白云山历年年报中,公司都详细披露了每种药品的毛利率,但唯独金戈连续四年“缺席”。 康业元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原材料的市场价格约1600/公斤,现在市场价约1800/公斤~2000元/公斤。但据康业元从原材料供应商处获悉,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康业元称。 对此,白云山回应称,公开信所述“原材料”只是金戈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自2014年白云山金戈上市后,2015年江苏亚邦也推出万菲乐(西地那非)。随后,地奥制药、天方药业、联环药业、源基制药等十几家本土药企先后加入,纷纷提交仿制药批文。 在这之前,国内在售的抗ED药除了辉瑞旗下的“蓝色小药丸”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外,还包括礼来制药旗下的“黄色小药丸”希爱力(他达拉非)以及拜耳医药旗下的“橙黄色小药丸”艾力达(伐地那非)。大批伟哥仿制药的涌入,一改ED药品市场以往“三色争霸”的局面。 据米内网《中国ED用药市场简析》报告显示,金戈在2016年销售量达2498万片,市场占有率(数量)高达49%。同年,辉瑞万艾可、礼来希爱力和拜耳艾力达三大外资品牌的销售量分别为1557万片、823万片和92万片。 尽管从最新统计数据来看,万艾可依然是我国ED市场(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ED市场)销售额最大的产品,但增速已呈下行趋势,2018年更是出现了3.2%的负增长。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白云山金戈表现亮眼,2017年、2018年均保持2位数增长,尤其是2017年,增长率超过40%,2018年金戈片销售量占比达到66.85%,已成为我国ED市场发展最重要驱动力。 7月25日,记者走访广州市区多家药店发现,目前市场上销售的“伟哥”以进口的辉瑞万艾可和本土的白山云金戈为主。某药店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不同消费者对品牌的需求也会不同。除了部分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患者外,也有不少男性为增加性生活情趣前来购买。 此外,不同品牌药店的促销力度也大不一样。同样是50mg×2片的金戈,价格在80~89元不等。大森林药房推出了“用至尊卡购买万艾可享8.8折”的优惠活动,泉源堂则打出了“金戈3粒100元”的优惠活动。由此可见,不仅是生产厂商,渠道商对于抗ED药的争夺也十分激烈。[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9年07月27日 06:43
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原标题: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广药集团已报案 针对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举报白云山及其董事长一事,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发布公告,对白云山科技公司及白云山金戈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披露,并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不符,引起部分公众对公司的质疑,给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损害广大投资者及公司的利益,控股股东广药集团已报案,白云山也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 历经14年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改变 此次纠纷事件最受关注的是金戈的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在公告中详细披露了金戈的研发、上市历程及产品收益分配的争议关键点。 白云山介绍,金戈从研发到上市经历了从获得临床批件、新药证书再到生产批件三个阶段。 一是临床批件阶段。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原白云山股份占股51%,刘玉辉占股49%。2001年1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获得新药临床批件,申请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三联药业”)及黑龙江省宏辉药物研究所(“宏辉药物研究所”)。同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 二是新药申报阶段。2003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获得新药证书,但因受原研药专利保护期的影响,白云山制药总厂一直未能取得生产批件,未实际投入生产。 在这一阶段,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 三是生产批件阶段。2012年,《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对专利药仿制解封,明确专利药到期前两年可以提出药品仿制申请。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化学药厂”)于2014年7月、8月分别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成为国内首个获批仿制药的企业。 白云山表示,2015年,白云山科技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会暨第五次董事会会议,康业元提出为了不影响产品的市场推广,暂由白云山制药总厂进行销售。关于金戈权益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与白云山制药总厂之间需要商讨并最终确定的。白云山制药总厂负责金戈销售,持续性进行“金戈”商誉积累,先后获得了金戈粉红色药片(BYS)、药品包装盒(金戈)、金戈生产线设备、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后处理等多项专利,并对金戈的销售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调研、营销策划、渠道投入和品牌建设工作。 白云山指出,从金戈研发、上市、销售的过程来看,由于受到原研药专利保护及市场环境变化等影响,从《协议书》签订至今10多年期间所面临的情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双方实际合作方式也不断改变。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制药总厂共有,片剂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持有,原料药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化学药厂持有,金戈的生产及销售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 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公司还表示,控股股东广药方已与康业元的股东代表就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进行多次协商,最近一次协商是7月11日,但因康业元谈判代表及利益主张多次发生变化,致使五年来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尽管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但白云山制药总厂已经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 不存在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问题 白云山公告对媒体报道中关注较多的原材料价格问题也进行了详细披露。 此前,康业元公开信提及“金戈原材料采购其中一项是每公斤1800元,到了总厂就变成了11000元公斤,票是广药化学公司开的,入总厂账目成本,但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 广药白云山公告显示,该“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在生产过程中,白云山化学药厂按药品注册工艺在其车间内生产金戈原料,所采购的原辅料还需经过磺化、胺化、合环、精制和成盐等步骤以及此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辅料的采购价格,化学药厂原料生产经营过程合法合规,不存在虚增成本的情况,亦不存在该“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8年,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的金戈原料药不含税销售价格约为8600元/公斤,含税价约为1万元/公斤。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的金戈原料的销售收入约为2828万元。 此外,公告还对《公开信》中提出的“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无法获知广药集团将在上市公司年报里隐瞒多少”、“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和“仅此一项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等问题进行了说明。 公告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白云山的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广药白云山合并缴纳。上述分公司的材料采购、生产、销售、成本结转等均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核算,两个分公司之间的内部交易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抵销,不存在披露信息不实、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因受“两票制”影响转让“百定”产品独家经销权 除了金戈利润分成问题,康业元公开信中还对“百定”产品转出问题提出质疑,表示白云山科技公司在未经另一方股东允许的情况下,把一款叫“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商品名“百定”)的产品经销权转让给了山东瑞阳制药。 公司表示,“百定”的生产批文是由山东瑞阳制药持有,由白云山科技公司独家经销。受国家最新出台的“两票制”政策影响,白云山科技公司不具备该产品的全国医院终端覆盖能力。因此,经白云山科技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过半数董事同意,白云山科技公司将该产品独家经销权转给山东瑞阳制药。 白云山科技公司过去曾分红8次 公告称,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白云山科技公司设立董事会、监事会,并聘任公司高管,刘玉辉及康业元也一直派出高管参与白云山科技公司日常经营管理。 据悉,白云山科技公司近三年均有召开股东会,且均提前通知双方股东。因为涉及的分红事项双方一直未能谈妥,对方股东近三年仅参加了2017年召开的股东会,股东会未具备审议分红事项的主观及客观条件,但双方股东均拥有权利和义务,不存在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此外,康业元《公开信》中还提及,“从2014年底金戈上市销售至今,未曾给我司分红,科技公司管理得其他四类产品从2014年底至今(盈利1亿多元),也未曾给我司分红”。 但广药白云山公告的数据显示,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8727.13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4276.36万元。 公告特别提出,虽然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但因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所以白云山科技公司的以上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此外,对于2015-2018年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向双方股东进行分红的原因,主要是该公司出于长远发展考虑,抓住上市许可人制度带来的发展机遇,积极开展项目研发和产品申报等事项,需要大量研发资金。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9222.33万元。 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一家研发、销售公司,开发新产品是其正常业务。2017年,白云山科技公司立项了用于心血管、糖尿病治疗的三个产品的开发工作,并获得董事会过半数通过。截至目前,上述三个产品仍处于开发的阶段。 白云山公告称,百定事项和新产品研发开支均为经营性决策,根据《公司章程》经董事会过半数同意即获通过,相关决议合法有效。[详情]
中证网 | 2019年07月26日 22:08
举报门发酵广药再度回应:不存在财务造假偷漏税问题
新浪财经 | 2019年07月26日 21:50
白云山回应"金戈"之争:白云山科技分红未含金戈收益
白云山回应
  原标题:白云山正式回应金戈利益分配权之争,白云山科技分红未含金戈收益 白云山公告,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对其股东的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围绕“中国伟哥”之称的金戈产品的利润分配之争愈演愈烈,引发市场和投资者广泛关注,7月26日晚,白云山发布公告回应媒体相关报道。 公告称,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已发生的重大变化,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对其股东的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公告称,媒体报道中的公开信提及的“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 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作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白云山化学药厂采购金戈原料生产所需的众多物料,经过复杂的生产过程形成金戈原料并销售给白云山制药总厂,故金戈原材料采购价格与白云山制药总厂入账成本产生差异。 公告回应媒体报道中关于偷税漏税和财务数据造假问题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本公司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本公司合并缴纳。上述分公司的材料采购、生产、销售、成本结转等均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核算,两个分公司之间的内部交易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抵销,不存在披露信息不实、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据公告,2018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金戈的主营业务收入为6.62亿元,占本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主营业务收入的1.58%;毛利为5.78亿元,占本公司合并财务报表毛利的5.86%。[详情]
第一财经 | 2019年07月26日 21:10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违法 白云山肖荣明打击报复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违法 白云山肖荣明打击报复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充当打手打击报复二股东 来源: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康业元公司一直希望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能够正面回答我司7月24日提出的六个问题,李楚源同志您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国企干部,既然违法违纪了就应该勇于面对。我司前后三次公开要求李楚源同志一一回复,可至今没有等到李楚源同志的任何答复,更谈不上您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却于2019年8月8日等来了一纸令人惊讶的议案: 出乎常理,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和科技公司董事长肖荣明同志避实就虚,对他们自己所暴露出来的违法违纪问题不做答复,反而在科技公司内部单方面直接抛出一页处理议案,继续挤压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议案内容表明,科技公司董事长肖荣明同志在充当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的打手,打击报复二股东,扛着红旗抢劫。没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反咬一口,不知廉耻。 若是如此,我司请各级部门及监管单位核查百定产品转出经营一事。2014年科技公司自主销售的“百定”产品销售2240万支左右,营业利润2222万元以上,净利润1645万元以上。2015年销售2363万支左右,营业利润2527万元以上,净利润1871万元以上。2016年销售2027万支左右,营业利润3139万元以上,净利润2319万元以上。2017年实现销量2300余万支,毛利润超过4900万元,营业利润约2300万元,净利润约1700万。科技公司完全具备覆盖全国医院终端的能力。2018年,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不顾我司强烈反对将“百定”销售权转让给“具备全国医院终端覆盖能力”的瑞阳制药销售以后,其产品供货价无明确变化,销售数量大幅下滑,“百定”为科技公司贡献的利润急转直下——2018年的营业利润只有110万元,净利润为79万元,销售权转让给瑞阳制药的协议中并没有约定最低销售数量的要求。这种实实在在严重损害科技公司利益的决策怎么处理,一年即造成上千万元的损失,对国有资产的流失董事会视而不见。如不加以制止,还将有多少国家资源被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为何不顾股东劝阻,一意孤行?短短一年的时间,至少给科技公司损失1600万的净利润,这笔钱到哪里去了?在百定经销权2018年已经转给瑞阳制药的情况下,为何科技公司在2018年每个月还会凭空产生不少于几十万的百定销售费用?肖荣明同志另一个决策(多功能床的销售),更是一下子锐减了科技公司3000余万元未分配利润。作为国企一把手肖荣明同志是否要对投资失利负责任,请相关部门查清这些决议背后到底有何动机?这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 是谁在肆意歪曲事实?是谁在给白云山毁誉?是谁在恶意侵害公司及股东的利益?是谁在违法乱纪? 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的违法违纪行为不单给股东、投资者和股民带来伤害,同时也涉及到侵占国有资产及国有资产流失,直接或间接给国家带来巨额损失和极大危害。 自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和国务院要求要切实保护民企的合法权益,任何侵占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行为必须加以着力纠正。康业元目前陈述的事实主要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同志违法违纪行为,进行佐证和事实检举,所有举证的事实均与李楚源同志违法违纪行为相关,截至今日我司分层次重点陈述了李楚源同志在上市公司相关操作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纪行为。我们将继续为维护民营企业的生存权而努力,同时也感谢媒体朋友对我们一贯的支持与持续关注。 第四次请李楚源同志答复724我司公开信提出的六个问题。我司确保举报事项客观真实,对提供材料的真实性负责。也请李楚源同志和肖荣明同志为自己的言行负所有法律责任。提请相关部门调查取证,还股东、投资者、股民和公众一个真相。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2019年8月9日    [详情]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继续 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继续 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
  “国产伟哥”金戈之争仍在继续,康业元再次炮轰白云山称未拿到股东分红 记者 | 张译予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康业元)与白云山(600332.SH)的“金戈”之争又起波澜。 7月29日,康业元再度发表公开信,指责白云山转移媒体与公众注意力,只字不提自身存在的违法违纪行为。 康业元称,“自从李楚源掌管广药集团以来(2013年7月至今),其对我司所有合作进展情况均非常了解,却恶意侵占我司经营权、收益权、话语权多年;另科技公司4种产品自2014年底之前分红8次后(约4000万左右),再也不予分红。” 此前7月19日,康业元在举报信中称,自2014年金戈上市以来,其未收到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经审计的完整财报。这份举报信主要控告问题在于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被称为“国产伟哥”)的利润分配不均问题。 北京康业元称,其作为持有白云山科技49%股权股东,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白云山在2016年对北京康业元下达的分配方案则是:销售额1亿元-3亿元提成8%,3亿元-5亿元提成6%,5亿元-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北京康业元认为上述分配有违相关法规标准。 白云山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相关报道主要内容与事实不符。 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发布详细澄清公告,针对康业元的举报进行反驳。 白云山认为,根据2001年12月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已发生的重大变化,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对于康业元所称虚报成本问题,白云山表示,该公开信提及的“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金戈原料所需物料的平均采购成本高于该公开信提及的“每公斤1800”。白云山化学药厂严格按药品注册工艺在其车间内生产金戈原料,所采购的原辅料还需经过磺化、胺化、合环、精制和成盐等步骤,以及此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辅料的采购价格。 对于本次举报的焦点:金戈产品收入分成问题,白云山解释称,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人民币9222.34万元。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人民币8727.14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北京康业元获得分红人民币4276.36万元。虽然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但由于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故以上计提的收益尚未兑付给白云山科技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的以上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工商资料显示,医药科技成立于2000年6月,注册资本200万元,法人代表为肖荣明。医药科技股权分别由白云山持有51%,北京康业元持有49%。经营范围为中成药、中药饮片批发、西药批发、保健食品批发、预包装食品批发以及药品研发、医疗技术咨询等。 关于金戈的历史要追溯到1997年。 康业元方面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1997年初我司科研人员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药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1999年9月获得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公司)。” 康业元称,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三方协议明确约定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的所有权产权及收益全归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所有,而且不许反悔。 对于上述情况,白云山在公告中表示,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占股51%,刘玉辉占股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人民币400万元及现金人民币433万元,合计833万元投入;刘玉辉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投入。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 2001年1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获得新药临床批件,申请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三联药业)及黑龙江省宏辉药物研究所(宏辉药物研究所)。同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详情]
康业元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康业元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
  原标题:广药集团“举报门”持续发酵:康业元今日再发举报信 直指广药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中国网财经7月29日讯(见习记者 牛荷)今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第二封举报信,再次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违法违纪”。 在上述举报信中,康业元强调,公司发布的是举报信,并非催债函。同时,康业元表示,公司为白云山科技持股49%的股东,但自李楚源掌管广药集团以来,“恶意侵占”其经营权、收益权、话语权多年,且白云山科技未经作为股东方的康业元同意便随意投资;白云山科技4种产品自2014年年底起,在长达近五年的时间里,未进行过分红(此前曾分红8次,总计约4000万)。举报信还指出,近几年康业元要求将“金戈权益及分红事宜”列入股东会及董事会议案,均无下文。 在该举报信中,康业元声称目前已充分掌握李楚源“违法违纪”的证据和事实依据,并请求中央、省市纪委、监管机构对广药集团李楚源的违法行为进行严查。 据悉,在7月18日,康业元曾用官方微博实名发布《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控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举报信长达5页。 对于康业元的举报,7月19日,广药集团曾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董事长李楚源和白云山科技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紧接着,康业元通过微博发布了“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书”,自证此前举报内容的可信性。 至上周五(26日)晚间,广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SH:600332)发布了一份长达4000多字的公告,回应康业元举报信内容,并对白云山科技及其知名产品“金戈”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披露。该公告指出,鉴于康业元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不符,给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广药白云山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详情]
康业元白云山纠纷升级:前者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康业元白云山纠纷升级:前者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原标题:首个国产伟哥药金戈连续5年毛利率超80% 康业元白云山利益分配纠纷升级 来源:长江商报 康业元与白云山围绕首个国产伟哥仿制药金戈的利益分配纠纷不断升级。 近日,康业元公开举报白云山方面间接侵犯合作伙伴利益。按照康业元的控诉,金戈上市近五年来,其至今未收到分文收益。 而白云山方面在7月19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否认存在损害股东利益的情形后,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再度发布关于媒体报道有关情况的说明公告,公告正面回应了两者之间的利益分配分歧。 实际上,金戈早已成为白云山的“现金奶牛”,尽管2014年10月才上市,但金戈在2015年便实现销售收入2.34亿。2014—2018年,金戈毛利率分别为91.57%、92.31%、92%、92.54%、87.31%,连续5年超过80%。在如此高的利润面前,康业元与白云山两大股东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 对此,长江商报记者上周采访康业元后,其表示,“这次发布公开信,主要是维护合法权益,按照当初合同约定的每年定期向我司递交审计后的财务报告、如数如期进行分红。” 同时长江商报记者也对白云山方面发送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未给出回复。 金戈2018年毛利率达87% 白云山科技公司经历了20年的经营发展,2014年后其升级包装的金戈开始贡献巨额收益。其财务报告显示,金戈2014—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635.46万元、2.34亿元、4亿元、5.63亿元、6.62亿元,同期营业成本分别为474.82万元,1818万元、3222.27万元、4148.65万元、8374.54万元,毛利率分别为91.57%、92.31%、92%、92.54%、87.31%,毛利总和17.35亿元。 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人民币 9222.34万元,白云山制药总厂已经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 白云山最新公告称,白云山科技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人民币8727.13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人民币4276.36万元。 而康业元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除金戈以外的其他四个产品截至2014年再无任何分红,白云山公告里只提了科技公司分红8次,但并没有提过都是什么时间的分红。” 若康业元方面的说法属实,白玉山公告所称的白云山科技公司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也就是说这些分红都是在2014年之前完成。 而且在白云山7月26日公布关于媒体报道有关情况的说明公告中也称,双方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多次沟通,最近一次协商是本月 11 日。 产权和收益等现纠纷 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与自然人刘玉辉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占股 51%,刘玉辉占股 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人民币 1633 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人民币 400 万元及现金人民币 433 万元,合计人民币 833 万元投入;刘玉辉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人民币800万元投入。 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2012 年白云山制药总厂重启金戈生产批件的注册工作,在历时两年多的研发、报批,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化学药厂”)于2014年7月、2014年8月分别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此后由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演变而来的金戈开始产生巨额利润。 也就是说,康业元一方提供了初始的产品证书,而后期是白云山进过深度研发后才推出的金戈,双方在金戈的研发、生产和经营过程中不同的贡献程度,所以到如今双方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仍未达成一致意见。 康业元股东2017年才认缴出资额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于2017年1月16日才认缴出资额),张建蓉持有90%股份,殷玉成持有10%股份,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显示,2017年2月7日,康业元新增刘玉辉为公司监事,同日张建蓉才成为公司股东及企业法人。而张建蓉与刘玉辉是夫妻关系。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康业元在2016年就进行过举报,也就是说,康业元成立后不到两月刘玉辉就将白云山科技股权转让给了康业元,金戈产生巨额利润之后,2016年康业元开始举报白云山无果后,2017年1—2月康业元就马上认缴了注册资本,变更股东及企业法人。3个月之后,2017年5月19日公司派代表参加股东会提出想要查金戈的账及要科技公司分红。 针对康业元股权变更、刘玉辉与公司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康业元方面只称,“请继续关注我司微博,我司会适时发出微博。” 白云山公告中也称,刘玉辉及北京康业元一直有派出高管参与白云山科技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白云山科技公司近三年均有召开股东会,对方股东仅参加了2017年召开的股东会。 据康业元公开信提及,“金戈原材料采购其中一项是每公斤1800,到了总厂就变成了一万一公斤,票是广药化学公司开的,入总厂账目成本,但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 对此,白云山称,该“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此外,公告还对“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无法获知广药集团将在上市公司年报里隐瞒多少”、“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和“仅此一项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等问题进行了说明。[详情]
金戈产权收益归谁?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金戈产权收益归谁?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原标题:“金戈”产权、收益归谁? 白云山:双方股东未达成一致意见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日前,白云山(600332,SH)方面因遭到控股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的另一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在微信、微博等平台公开举报,其明星药“金戈”的产权、归属权等问题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目前,白云山方面对于上述争议有了最新回应。7月26日晚间,白云山发布公告进行相关情况说明。白云山称,根据2001年签订的协议,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金戈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改变,双方股东代表对金戈产权和收益等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未来将继续推进相关工作。 产权收益权分配需重新协商 7月18日,康业元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封公开信称,公司作为白云山科技持股49%股东,同时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自从2014年金戈产品上市以来,白云山方面并未按照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白云山还以大股东身份强行向白云山科技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 对于上述指控,白云山方面于7月19日晚间通过公告进行澄清,并对媒体称,康业元方面发表的公开信内容严重失实,且造谣诋毁公司董事长与白云山科技总经理,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而在7月26日晚间发布的情况说明公告中,白云山方面态度似有放缓。其公告称,根据2001年12月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是随后10余年来相关实际情况已发生较大变化,当事双方对金戈产权、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了多次协商。 白云山表示,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白云山股份)、自然人刘玉辉签订相关合同书,合资组建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持股51%,刘玉辉持股49%,该公司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2001年,白云山制药总厂与白云山科技一起进行金戈的新药申报,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并于2003年获得新药证书。 公告还称,2003年虽然获得金戈新药证书,但是受到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影响,白云山制药总厂未能取得生产批件,所以未实际投入生产。直至2012年,白云山制药总厂重启金戈生产批件的注册工作,最终于2014年7月、8月获得“金戈”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 此外,白云山称,截至2018年,白云山科技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4276.36万元。 康业元占“金戈”多大权重? 按照白云山方面说法,白云山科技的投资总额为1633万元,其中原白云山股份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元,加上现金433万元,合计投入833万元。刘玉辉以金戈非临床批件、另一国家四类新药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入股。 后续,刘玉辉将持有的白云山科技49%持股全部转让给康业元。启信宝显示,目前刘玉辉担任康业元的监事。 康业元在7月20日也出示过组建白云山科技时的合同书,双方出资实物及额度与白云山所披露的一致。但是康业元披露的合同则对部分投资金额的用处进行了详细说明。其中白云山的出资中,100万元用于金戈获得非临床批件时投入、133万元用于金戈获新药证书时投入、阿奇霉素粉针剂或新药证书时投入15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就上述资金安排的原因、具体用途等情况询问康业元相关人士,对方表示:“金戈临床研究批件于2001年1月份获得,此后在我方(指康业元方面,下同)实操下以科技公司(指白云山科技,下同)名义并由科技公司出资进行临床实验并申报新药证书。金戈的研发全过程到新药证书为止,所有研发阶段都是由我方及科技公司独立完成。” 截至7月26日记者发稿时,康业元方面还未对白云山的最新公告作出回应。[详情]
“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背后
“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背后
  原标题:“国产伟哥”到底属于谁?康业元举报白云山造假罗生门背后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可 “国产伟哥”金戈的真正出身,被一封公开举报信搅得扑朔迷离。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发布了一封长达5页的《公开信》,实名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600332.SH)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公司存在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行为。 康业元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股东之一,拥有白云山科技49%的股权。 康业元其后发布的几次“檄文”都围绕着为白云山创造了巨额利润、上市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展开。 “金戈”归属权之争 “万艾可”(俗称“伟哥”)是美国辉瑞公司研制开发的一种口服治疗ED(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其主要成分是枸橼酸西地那非,“万艾可”于1998年3月在美国上市。2001年9月,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了辉瑞对“万艾可”的用途专利权,该用途专利权在2014年5月到期后,白云山迅速于2014年10月推出了“万艾可”的国内首仿药“金戈”。 但对于“金戈”到底属于谁的问题,康业元与白云山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康业元宣称“金戈”至新药证书为止的研发全过程,所有研发阶段都是由康业元及白云山科技独立完成。“1997年初我方就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药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受理号:CXL98396、CXL98397),1999年9月获得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 康业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股份”)共同组建了白云山科技。白云山科技于2000年6月完成工商注册,正式成立。‘金戈’临床研究批件于2001年1月份获得,此后在我方实操下以白云山科技名义并由白云山科技出资进行临床试验并申报新药证书和生产批件,于2003年获得新药证书。” 但以白云山制药总厂为抬头的“金戈”官网中,一则《白云山金戈产品研发故事》给出了“金戈”的另一个研发版本。在这一版本中,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在上世纪90年代迈出了研发“金戈”的第一步。“历经3年的研制,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于2001年3月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临床批件;2003年6月,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与片剂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证书;但由于辉瑞公司在中国申请的用途专利获得了批准,白云山暂停了生产批件的申请注册……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2年全面启动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原料和片剂整个申报生产的研究工作。” 文章显示,正是在“伟哥之父”费里德·穆拉德博士的指导下,白云山制药总厂于2014年9月2日正式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生产批件。并于同年10月28日,白云山“金戈”正式上市。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国药准字H20143277)属于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三种不同规格的片剂属于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国药准字H20143255、国药准字H20173089、国药准字H20173090),而白云山科技没有任何药品批文。 康业元于2019年7月20日公开了《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合同书》约定,甲方以白云山商标的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元投入,另以资金433万元投入,合计833万元投入,占股份51%;乙方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由于康业元并没有公布《合同书》的签署页,所以并不能直观得知合同签署甲乙双方为何人。 但根据康业元予经济观察报的采访回复函可知,《合同书》中的甲方为白云山股份。已公开的《合同书》首页显示,《合同书》签署于1999年12月,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所以康业元并不是当初与白云山股份共同签署《合同书》的乙方。 对于药品批文与《合同书》中的乙方究竟为何人的问题,康业元并没有直接回复,只是表示“关于这个问题的具体细节我们会陆续公布”。 “金戈”的生产与销售 康业元与白云山都表示,“金戈”的生产厂商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01年12月三方协议中明确约定‘金戈’的生产厂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康业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白云山的年报中也多次用“白云山制药总厂的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的表达方式提及“金戈”。 虽然在生产厂商上取得了统一,但康业元表示,白云山科技作为“金戈”的产权及收益权所属公司从未给白云山制药总厂授权经营与销售,直指白云山制药总厂“未经白云山科技允许强制霸占着经营权”。但在康业元此前披露的三页《合同书》中并未提及白云山科技的具体经营模式。 白云山曾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属下分公司、控股子公司对其生产的医药产品组织对外销售,主要采取自营和代理模式,通过各级经销商、代理商的销售渠道实现对全国大部分医院、社区医疗和零售终端的覆盖。康业元也称,“金戈”销售方式是以零售为终端的分级代理的模式及线上销售的形式。 通过白云山年报可知,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的具体销售涉及到白云山的另一家直接控股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医药销售”)。 就在2015年3月,“金戈”上市的5个月后,白云山出资1000万元设立了100%持股的白云山医药销售。在白云山医药销售成立后,白云山迅速整合营销平台,将白云山医药销售做为公司药品销售的“主力军”。白云山2016年年报显示,本报告期内,该集团以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为营销整合平台,整合了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和敬修堂药业的营销工作。 到了2017年,白云山在年报中称,白云山医药销售公司主要以销售白云山制药总厂、光华药业和敬修堂药业的医药产品(含处方药品、OTC药品)为主,以上三家企业不再重复配置药品销售团队。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公司的销售人员为555人,2017年销售规模约为29.59亿元(含税)。同年,白云山也向白云山医药销售增资人民币3000万元。2018年,白云山医药销售的销售范围中又增加了明兴药业的药品。“白云山完全可以通过‘左手倒右手’的形式将‘金戈’的利润转移到负责药品销售的子公司。”有投资公司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无论“金戈”的经营权是在白云山科技还是在白云上制药总厂,白云山都可以让白云山医药销售以极低的价格买入“金戈”,再由白云山医药销售统一对外销售,将利润保留在白云山医药销售。 在《合同书》第十一条中明确规定,公司(白云山科技)实行独立经济核算,自负盈亏。“签署合同的时候,康业元法务的工作有做得不称职的地方,就算康业元向白云山提起诉讼,大概率也是打不赢的。”上述投资公司人士表示。 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药集团”)并未回应经济观察报有关于白云山科技历年营收与利润问题,康业元则表示“由于我司至今未收到任何“金戈”上市后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我们无法获知准确的科技公司的销售收入及利润。”“金戈”的销售渠道更是全部仰赖白云山,有投资人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表示,在“金戈”上市当月就可在广州的药房买到药品。白云山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子公司广州医药有限公司拥有完善的销售网络、广泛的销售渠道与较强的医药配送能力,公司更是拥有“采芝林”、“健民”等知名的医药零售连锁品牌及76家医药零售网点,具有较强的终端实力。 “金戈”所带来的利润 白云山于2019年7月20日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显示,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2018年销售收入为人民币6.62亿元,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1.58%;利润总额为人民币3.99亿元,占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9.94%。在2016-2018年三年间,“金戈”已为白云山创收16.25亿元,“金戈”对于白云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凸显“金戈”重要性的在于它的高毛利率。通过白云山历年年报计算可知,“金戈”2018年的毛利率为87.35%;2017年的毛利率为92.62%;2016年的毛利率为91.95%。不过一位投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金戈’的毛利率通过表内数据可以轻松计算出来,但向来在年报中其毛利率都是以横线省略,我觉得很奇怪。” 即便“金戈”毛利如此之高,康业元在7月18日发布的《公开信》中还是指出,白云山年报中披露的“金戈”产量、利润等数据均低于实际数额。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从广药集团及“金戈”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来计算,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白云山于2015年年报中首次披露“金戈”生产量,称全年生产量为1589万片,远低于康业元提供的数值。 除此之外,康业元称“金戈”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涉及偷税漏税。 康业元多番拒绝提供其举报内容的相应证据,只称“会在适当的时候公布”。根据康业元的表述,广药集团提出分配比例为“金戈”销售额1亿-3亿元提成8%、3亿-5亿元提成6%、5亿-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2%。康业元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明确反对广药集团给出的所谓按销售提成确立利润分配方案,须按约定的以股权比例确立分配方案。“2014年底至今,康业元公司与白云山科技合作的五种产品,除去‘金戈’的利润,从白云山科技董事长肖荣明处得知还有近1.1亿元税后产品未分配利润,我司多次要求分红,白云山科技至今未给我司一分一文。” 对于康业元的多番指控,白云山公告回应表示,经核实,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公司接获控股股东广药集团通知,广药集团已就相关情况向公安机关报案。 对此,康业元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我司不会起诉国企,这次发布举报公开信,主要是向社会还原事实的真相,把涉嫌违纪违法的董事长李楚源、其带给企业运营及合作伙伴的危害、实质行为公布于众。同时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促使对方按照当初合同约定,每年定期向我司递交审计后的财务报告并给予相应分红。如我方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将拿回‘金戈’所有权,停止与广药集团一切合作。”[详情]
金戈“罗生门”: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金戈“罗生门”: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原标题:金戈“罗生门”:抗ED市场变局触发多方博弈 近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康业元称,自己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49%的股权,同时拥有“国产伟哥”——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利润分配方案则是按照销售额的2%到8%不等提成。截至2016年4月底,白云山总厂至少握有4亿元“金戈”纯利,但康业元却从未获得分文收益。 随后,广药集团对外发布《严正声明》表示,举报信中涉及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SH)进一步公布双方合作详情,并逐一对康业元的控告进行回应。 从这次举报风波不难看出,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作为广药集团“摇钱树”的金戈,上市近五年以来销量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毛利率高达87.35%。(根据7月26日公告,白云山金戈主营收入6.62亿,毛利5.87亿元,以此计算毛利率达87.35%。) 自2014年万艾可(俗称“伟哥”)在中国的专利正式到期后,本土药企争先恐后加入到仿制药的行列,国内抗ED市场顿时从寡头垄断时代走向多头竞争,市场变局一触即发。 众所周知,ED(勃起功能障碍),泛称为“阳萎”,是最常见的一种男性性功能障碍。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调查显示,男科疾病已成为威胁男性健康的第三大疾病。据统计,中国大陆地区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总体患病率已达到26.1%,40岁以上人群患病率更高达40.2%。 目前勃起功能障碍治疗方法主要包括性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真空缩窄装置(VCD)、海绵体注射疗法(ICI)、外科治疗。但受疾病的隐私性及患者就诊意识薄弱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患者更愿意“自行处理”。 据统计,ED类药物零售终端的销售占比已超过90%,医院终端不到10%,零售药店成为ED患者购药的主要渠道。米内网预测,去年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的零售终端ED市场总体规模已经达到28.5亿元,销售额同比增长2.3%,销售量同比增长6.3%。预计未来整个ED市场的总体规模接近50亿。 而这次围绕金戈的系列矛盾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疾速扩容的潜力市场而爆发。7月18日起,康业元在其自媒体平台上先后发布了公开信等信息。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金戈上市以来作为合资公司股东的康业元从未获得分文收益,但根据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与科技公司签署的三方协议,金戈的所有产权及归属权归科技公司所有。 同时,康业元还曝光了1999年12月与广药白云山组建合资公司合同的两页文件,当中提到:甲方(白云山方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另投入资金433万元,合计833万元,占股51%;而乙方则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 这二十年间,白云山与康业元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合资合同未被曝光的内容又说了什么?双方的约定目前是否仍然有效?围绕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疑团重重。 据白云山最新公告披露,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广药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 2001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康业元”)。 白云山认为,当年合资设立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为了推动金戈的研发和上市,但是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据悉,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制药总厂共有,片剂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持有,原料药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化学药厂持有,金戈的生产及销售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 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此次控告的康业元也来头不小。据工商登记资料披露,目前康业元的股东有两个人,分别是担任公司执行董事的张建蓉,持股90%,以及持股10%的经理殷玉成,刘玉辉则担任康业元的监事。此人多年前曾是制药界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科技公司旗下的很多专利证书,均出现了刘玉辉的名字,涵盖头孢、抗病毒软胶囊、心脏病中药制剂,以及国产伟哥的原料“喜勃酮”等多种制备工艺。更有意思的是,刘玉辉的妻子正是康业元的法定代表人张建蓉。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刘玉辉才是康业元的实际控制人,多年来凭借其手上取得的批文,刘与全国多家药企都有合作。此外,刘玉辉与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关系甚好,最风光时刘玉辉不仅是科技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广东省药学会副会长。 但这一切随着李益民的受贿落马戛然而止。“与王老吉商标争议一样,要说清楚当年与康业元合作的事,只能用‘魔幻’来形容。”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时光倒回至1991年,跨国制药公司辉瑞制药的科研团队在临床试验中意外发现了治疗心血管病的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在治疗男性勃起障碍症效果优于在心血管病中的应用,因此率先打开了ED类药物市场的新大门。 1998年3月27日,经美国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首次在美国上市,商品名为“Viagra”,即俗称“伟哥”的“万艾可”。2001年9月19日,万艾可获得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公告,专利期为20年(即从申请之日起至2014年结束),同时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中国市场。 开启“中国之旅”的万艾可很快受到了男科医生的青睐,更是被“中国性学第一人”马晓年称之为“现代性学的第三座里程碑和性治疗的一场革命”。而对于许多制药企业来说,全球巨大的需求量使得ED类药品市场更是宛如一个“百亿蛋糕”惹人眼馋。但囿于专利,中国企业迟迟未能尝到甜头,万艾可垄断中国ED类药品市场长达13年。 尽管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未能分得一勺美羹,但国内制药企业却未曾放弃对“伟哥”的向往。2014年5月31日,随着辉瑞生产的万艾可用途专利保护到期,国内抢仿大战也拉开了帷幕。 2014年10月,白云山生产的“金戈”率先铺货上市,以接近“伟哥”三分之一的价格优势迅速抢占市场,同时还是最早推出50毫克、25毫克小剂量的厂商。金戈的出现打破了多年来外资原研药的市场垄断和价格体系。 最初,辉瑞伟哥在国内的售价为100毫克120元左右,如今伟哥也针对中国市场推出50毫克剂量,售价也下降至40元/粒,仅为金戈的一倍(20元/50毫克)。 作为白云山最重要的赚钱“利器”,金戈自2014年上市以来,销售量从2014年的1495万片飙升至2018年的4774万片;销售额也一路上升,仅2018年金戈就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9%。 业绩步步高升,康业元却被“关在门外”。康业元称,金戈上市销售后,公司代表曾在2014年10月至2017年期间多次南下广州要求广药集团提供金戈的经营状况、财务报表及分红,但广药集团对此置之不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白云山历年年报中,公司都详细披露了每种药品的毛利率,但唯独金戈连续四年“缺席”。 康业元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原材料的市场价格约1600/公斤,现在市场价约1800/公斤~2000元/公斤。但据康业元从原材料供应商处获悉,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康业元称。 对此,白云山回应称,公开信所述“原材料”只是金戈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自2014年白云山金戈上市后,2015年江苏亚邦也推出万菲乐(西地那非)。随后,地奥制药、天方药业、联环药业、源基制药等十几家本土药企先后加入,纷纷提交仿制药批文。 在这之前,国内在售的抗ED药除了辉瑞旗下的“蓝色小药丸”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外,还包括礼来制药旗下的“黄色小药丸”希爱力(他达拉非)以及拜耳医药旗下的“橙黄色小药丸”艾力达(伐地那非)。大批伟哥仿制药的涌入,一改ED药品市场以往“三色争霸”的局面。 据米内网《中国ED用药市场简析》报告显示,金戈在2016年销售量达2498万片,市场占有率(数量)高达49%。同年,辉瑞万艾可、礼来希爱力和拜耳艾力达三大外资品牌的销售量分别为1557万片、823万片和92万片。 尽管从最新统计数据来看,万艾可依然是我国ED市场(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ED市场)销售额最大的产品,但增速已呈下行趋势,2018年更是出现了3.2%的负增长。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白云山金戈表现亮眼,2017年、2018年均保持2位数增长,尤其是2017年,增长率超过40%,2018年金戈片销售量占比达到66.85%,已成为我国ED市场发展最重要驱动力。 7月25日,记者走访广州市区多家药店发现,目前市场上销售的“伟哥”以进口的辉瑞万艾可和本土的白山云金戈为主。某药店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不同消费者对品牌的需求也会不同。除了部分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患者外,也有不少男性为增加性生活情趣前来购买。 此外,不同品牌药店的促销力度也大不一样。同样是50mg×2片的金戈,价格在80~89元不等。大森林药房推出了“用至尊卡购买万艾可享8.8折”的优惠活动,泉源堂则打出了“金戈3粒100元”的优惠活动。由此可见,不仅是生产厂商,渠道商对于抗ED药的争夺也十分激烈。[详情]
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原标题:白云山发公告对康业元公开信质疑内容作出详细披露 广药集团已报案 针对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举报白云山及其董事长一事,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发布公告,对白云山科技公司及白云山金戈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详细披露,并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不符,引起部分公众对公司的质疑,给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损害广大投资者及公司的利益,控股股东广药集团已报案,白云山也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 历经14年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改变 此次纠纷事件最受关注的是金戈的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在公告中详细披露了金戈的研发、上市历程及产品收益分配的争议关键点。 白云山介绍,金戈从研发到上市经历了从获得临床批件、新药证书再到生产批件三个阶段。 一是临床批件阶段。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原白云山股份占股51%,刘玉辉占股49%。2001年1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获得新药临床批件,申请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三联药业”)及黑龙江省宏辉药物研究所(“宏辉药物研究所”)。同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 二是新药申报阶段。2003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获得新药证书,但因受原研药专利保护期的影响,白云山制药总厂一直未能取得生产批件,未实际投入生产。 在这一阶段,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 三是生产批件阶段。2012年,《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对专利药仿制解封,明确专利药到期前两年可以提出药品仿制申请。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化学药厂”)于2014年7月、8月分别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剂生产批件及原料药生产批件,成为国内首个获批仿制药的企业。 白云山表示,2015年,白云山科技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会暨第五次董事会会议,康业元提出为了不影响产品的市场推广,暂由白云山制药总厂进行销售。关于金戈权益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与白云山制药总厂之间需要商讨并最终确定的。白云山制药总厂负责金戈销售,持续性进行“金戈”商誉积累,先后获得了金戈粉红色药片(BYS)、药品包装盒(金戈)、金戈生产线设备、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后处理等多项专利,并对金戈的销售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调研、营销策划、渠道投入和品牌建设工作。 白云山指出,从金戈研发、上市、销售的过程来看,由于受到原研药专利保护及市场环境变化等影响,从《协议书》签订至今10多年期间所面临的情况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双方实际合作方式也不断改变。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制药总厂共有,片剂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持有,原料药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化学药厂持有,金戈的生产及销售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 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公司还表示,控股股东广药方已与康业元的股东代表就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进行多次协商,最近一次协商是7月11日,但因康业元谈判代表及利益主张多次发生变化,致使五年来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尽管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但白云山制药总厂已经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 不存在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问题 白云山公告对媒体报道中关注较多的原材料价格问题也进行了详细披露。 此前,康业元公开信提及“金戈原材料采购其中一项是每公斤1800元,到了总厂就变成了11000元公斤,票是广药化学公司开的,入总厂账目成本,但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 广药白云山公告显示,该“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在生产过程中,白云山化学药厂按药品注册工艺在其车间内生产金戈原料,所采购的原辅料还需经过磺化、胺化、合环、精制和成盐等步骤以及此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辅料的采购价格,化学药厂原料生产经营过程合法合规,不存在虚增成本的情况,亦不存在该“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8年,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的金戈原料药不含税销售价格约为8600元/公斤,含税价约为1万元/公斤。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的金戈原料的销售收入约为2828万元。 此外,公告还对《公开信》中提出的“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无法获知广药集团将在上市公司年报里隐瞒多少”、“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和“仅此一项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等问题进行了说明。 公告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白云山的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广药白云山合并缴纳。上述分公司的材料采购、生产、销售、成本结转等均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核算,两个分公司之间的内部交易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抵销,不存在披露信息不实、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因受“两票制”影响转让“百定”产品独家经销权 除了金戈利润分成问题,康业元公开信中还对“百定”产品转出问题提出质疑,表示白云山科技公司在未经另一方股东允许的情况下,把一款叫“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商品名“百定”)的产品经销权转让给了山东瑞阳制药。 公司表示,“百定”的生产批文是由山东瑞阳制药持有,由白云山科技公司独家经销。受国家最新出台的“两票制”政策影响,白云山科技公司不具备该产品的全国医院终端覆盖能力。因此,经白云山科技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过半数董事同意,白云山科技公司将该产品独家经销权转给山东瑞阳制药。 白云山科技公司过去曾分红8次 公告称,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白云山科技公司设立董事会、监事会,并聘任公司高管,刘玉辉及康业元也一直派出高管参与白云山科技公司日常经营管理。 据悉,白云山科技公司近三年均有召开股东会,且均提前通知双方股东。因为涉及的分红事项双方一直未能谈妥,对方股东近三年仅参加了2017年召开的股东会,股东会未具备审议分红事项的主观及客观条件,但双方股东均拥有权利和义务,不存在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此外,康业元《公开信》中还提及,“从2014年底金戈上市销售至今,未曾给我司分红,科技公司管理得其他四类产品从2014年底至今(盈利1亿多元),也未曾给我司分红”。 但广药白云山公告的数据显示,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8727.13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康业元获得分红4276.36万元。 公告特别提出,虽然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合理预估该公司应得的收益并进行了相应的计提,但因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所以白云山科技公司的以上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此外,对于2015-2018年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向双方股东进行分红的原因,主要是该公司出于长远发展考虑,抓住上市许可人制度带来的发展机遇,积极开展项目研发和产品申报等事项,需要大量研发资金。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为9222.33万元。 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一家研发、销售公司,开发新产品是其正常业务。2017年,白云山科技公司立项了用于心血管、糖尿病治疗的三个产品的开发工作,并获得董事会过半数通过。截至目前,上述三个产品仍处于开发的阶段。 白云山公告称,百定事项和新产品研发开支均为经营性决策,根据《公司章程》经董事会过半数同意即获通过,相关决议合法有效。[详情]
举报门发酵广药再度回应:不存在财务造假偷漏税问题
举报门发酵广药再度回应:不存在财务造假偷漏税问题
  新浪财经讯 7月26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一事继续发酵。继早前发布报案声明后,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药白云山”)于今晚发布公告,解释金戈原材料采购价与入账成本差别、转让合资公司产品细节以及近年合资公司未分红原因等,并披露了广药与康业元的合作历史。 广药白云山公告称“不存在披露信息不实、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对此,康业元回复新浪财经称,其后续表态“请关注我司微博。” 广药回应偷税漏税:原材料采购价不等于入账成本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指出,根据其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广药集团虚增成本就达6232万元,涉及偷税漏税。 对此,广药白云山称,“公开信提及的‘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 36.32%,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金戈原料所需物料的平均采购成本高于该公开信提及的‘每公斤1800’。 白云山化学药厂严格按药品注册工艺在其车间内生产金戈原料,所采购的原辅料还需经过磺化、胺化、合环、精制和成盐等步骤, 以及此过程中产生的三废处理,因此,生产成本高于原辅料的采购价格。白云山化学药厂原料生产经营过程合法合规,不存在虚增成本的情况,亦不存在该‘原材料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的情况。 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本公司分公司,两分公司之间的采购与销售按一般商业条款协商确定。2018年,白云山化学药厂生产的金戈原料药不含税销售价格约为人民币8600元/公斤,含税价约为人民币10000元/公斤;金戈原料的销售收入约为人民币 2828万元”。 转让产品是否违法?广药称董事会过半数同意 康业元还指出,在国家实行两票制的大环境下,为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广药集团未经康业元投资同意,擅自做主将白云山科技的产品“百定”转给山东瑞阳制药,违反公司章程和合同法,牺牲小股东利益。 对此,广药白云山称“百定”的生产批件是由山东瑞阳制药持有,由白云山科技独家经销。受国家出台的“两票制”政策影响,白云山科技不具备该产品的全国医院终端覆盖能力。因此,经董事会会议过半数董事同意,白云山科技将该产品独家经销权转给山东瑞阳制药。 广药白云山称,“百定”事项和新产品研发开支均为经营性决策,根据《白云山科技公司章程》(注: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广药白云山和康业元的合资公司)经董事会过半数同意即获通过,无需提交股东会审议,相关决议合法有效。 合资公司近年为何未分红?广药称研发需要资金 康业元在举报信中强调,作为股东至今未获得收益,看不到完整的财务会计报告,并指责广药将金戈的生产权、经营权和收益权从合资公司剥离,“以大股东身份强权向我方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 今晚这份公告详细披露了双方合作历史。广药白云山称,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合同组建白云山科技公司,前者占股 51%,后者占股 49%。2009 年8月,刘玉辉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康业元。 公告显示,2018 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金戈的主营业务收入约为 6.62亿元,占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主营业务收入的 1.58%;毛利为人民币 5.78亿万元,占公司合并财务报表毛利的 5.86%。 关于白云山科技分红,广药白云山表示,截至2018年末,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分配利润约为9222.3万元。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共向股东进行了8次分红,分红总额约8727.1万元,其中刘玉辉及北京康业元获得分红约4276.4万元。 “2015年至2018年,白云山科技公司未向双方股东进行分红,主要是该公司出于长远发展考虑,抓住上市许可人制度带来的发展机遇,积极开展项目研发和产品申报等事项,需要大量投入研发资金”。 广药白云山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已依据白云山科技公司对金戈的贡献程度预估该公司应得收益,并进行相应计提,但由于双方一直未能就金戈收益分配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故以上计提的收益尚未兑付。“……最近一次协商是本月11日”。 对于双方分歧的原因,广药白云山称,根据 2001年12月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已发生的重大变化。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本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广药白云山称,公开信容与事实不符,给公司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新浪财经 王茜)[详情]
白云山回应"金戈"之争:白云山科技分红未含金戈收益
白云山回应
  原标题:白云山正式回应金戈利益分配权之争,白云山科技分红未含金戈收益 白云山公告,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对其股东的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围绕“中国伟哥”之称的金戈产品的利润分配之争愈演愈烈,引发市场和投资者广泛关注,7月26日晚,白云山发布公告回应媒体相关报道。 公告称,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但基于10多年来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及双方实际合作方式等情况已发生的重大变化,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对其股东的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 公告称,媒体报道中的公开信提及的“原材料”只是金戈原料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 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作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白云山化学药厂采购金戈原料生产所需的众多物料,经过复杂的生产过程形成金戈原料并销售给白云山制药总厂,故金戈原材料采购价格与白云山制药总厂入账成本产生差异。 公告回应媒体报道中关于偷税漏税和财务数据造假问题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本公司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本公司合并缴纳。上述分公司的材料采购、生产、销售、成本结转等均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核算,两个分公司之间的内部交易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抵销,不存在披露信息不实、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侵害股东利益的情形。 据公告,2018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金戈的主营业务收入为6.62亿元,占本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主营业务收入的1.58%;毛利为5.78亿元,占本公司合并财务报表毛利的5.86%。[详情]
白云山: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
白云山: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
  白云山: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 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 财联社7月26日讯,白云山关于媒体报道有关情况的说明:白云山制药总厂为金戈的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双方股东代表多次对金戈的产权和收益等问题重新进行协商,但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本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相关工作,依法依规解决金戈收益分配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对其股东的分红并未包含金戈的收益。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药厂均为本公司分公司,分别独立核算,各自依法缴纳增值税,两个分公司的企业所得税由本公司合并缴纳,不存在偷税漏税、虚增成本的情况。  [详情]
康业元三打广药集团:国产“伟哥”归属成谜
康业元三打广药集团:国产“伟哥”归属成谜
  原标题:康业元三打广药集团:国产“伟哥”归属成谜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瞿依贤 7月24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发布《北京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李楚源(续)——致李楚源同志的一封信》,此番康业元极力强调焦点在于“国产伟哥”金戈的归属以及收入分配。 信中称,枸橼酸西地那非(商品名:金戈,俗称“国产伟哥”)既不是广药集团研发,也非广药集团购买,而是属于康业元以该产品为基础与广药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科技公司”)。广药集团上市主体白云山持有科技公司51%股权,康业元持股49%。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科技公司签署三方协议,再次明确金戈的所有产权及收益权归科技公司所有。 同时,康业元与科技公司合作的品种有: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中药抗病毒软胶囊、琴玄口服液、东山感冒片和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4:1)等。其中,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4:1)是科技公司的另一款畅销产品,委托山东瑞阳制药生产,产权及销售权归属科技公司。康业元称,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该产品销售权被科技公司于2018年初转给山东瑞阳制药,所得利润远低于科技公司自身销售产生的利润。 就金戈的归属来说,金戈官网信息显示:上世纪90年代,白云山制药总厂在研发枸橼酸西地那非之路上迈出了开创性的一步;历经3年的研制,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于2001年3月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临床批件;2003年6月,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与片剂获得国家药监局一类新药证书。 经济观察网记者就此向康业元方面求证,康业元在给经济观察网的回复函中称:“1997年初我方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药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受理号CXL98396、CXL98397),1999年9月获得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了科技公司。科技公司于2000年6月完成工商注册,正式成立。金戈临床研究批件于2001年1月份获得,此后在我方实操下以科技公司名义并由科技公司出资进行临床试验并申报新药证书,于2003年获得新药证书。金戈的研发全过程到新药证书为止,所有研发阶段都是由我方及科技公司独立完成。” 金戈是广药集团的拳头产品。根据财报,从2015至2018年,金戈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34亿元、4亿元、5.62亿元和6.62亿元。去年金戈的生产量为4903万片,销售量为4774万片,分别同比增13.78%和20.45%。金戈去年的收入为6.62亿元,同比增长17.67%,毛利率高达87.35%。 康业元在举报信中还指出,从2014年底金戈上市销售至今,公司并未得到分红。科技公司管理的其他四类产品从2014年底至今盈利1亿多元,康业元也未得到分红。 上述康业元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他四类产品的收入是从科技公司董事长肖荣明处得知,“还有近1.1亿元税后产品未分配利润”。 截止发稿前,记者未能联系到广药集团就此发表评论。“从上周举报至今未接到广药集团任何信息反馈,双方之间未有交流协商。”上述康业元人士对记者表示。不过,广药集团19日曾针对广业元的第一封举报信发布声明称,举报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已报案,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详情]
广药"举报门"背后的金戈暴利:60%利润率是否"虚低"?
广药
   【相关报道】 中国伟哥金戈权属罗生门:白云山被举报康业元受骚扰 原标题:广药“举报门”背后的金戈暴利:60%利润率是否“虚低”?  (大门紧锁的康业元  孙源/摄) 见习记者 孙源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玉金 北京报道 近日,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药集团”)陷“举报门”成业内焦点。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于7月18日晚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随后,广州医药集团发表声明称,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而康业元与白云山均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股东,合作伙伴如今“硬杠”,双方各执一词,真相扑朔迷离。 7月23日清晨,《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康业元公司所在地,发现已人去楼空,一纸《通告》附于大门:“我司领导和员工遭到一些不明身份人员的骚扰和威胁,为保证我司领导和员工的人身安全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现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区办公……”记者联系到了公司相关负责人张先生,他表示暂未收到有关部门的调查通知。 金戈60%利润率是否真实? 对于白云山科技,康业元持股49%,白云山持股51%,康业元在《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中控诉,白云山科技旗下产品金戈上市以来,虽利润巨大,但康业元作为股东一直未获得经审计的完整财务会计报告,且未获得分文收益。 信中提及的金戈是什么?据相关资料显示,金戈是广药集团旗下的“中国伟哥”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自2014年上市以来,金戈在极短时间内成功抢占部分市场。米内网数据显示,自2016年起,金戈销量远超原研品,连续三年销量最高,2018年年销量市场占比高达66.85%,是原研品的两倍多,打破了外资企业连续13年的市场垄断。 据白云山2018年年报显示,作为化学药中的“拳头”,金戈实现了4774万片的惊人销量,增长率达到20.45%,毛利率为87%,金戈销量基本每年位列广药旗下各产品销量前三。 白云山在《澄清公告》中明确:本公司分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商品名“金戈”)2018年销售收入为人民币66,205.78万元,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1.58%;利润总额为人民币39,936.35万元,占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9.94%。 如果按照白云山的公告数据,金戈在2018年的利润率就高达60%之多。即便如此,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提出,白云山年报中披露的金戈产量、盈利等数据远低于实际数额,并说明:“我方提供金戈生产成本进行核算,由于‘伟哥’原材料前四步由我方济南公司股东生产提供,有准确的折合成本原料药的数量表格可供参考。” 除此之外,康业元指出白云山还虚报金戈药料成本:根据我司从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2014 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 如果康业元举报内容属实,那么金戈的实际利润究竟多高已然成为一个谜团。 不过,对于康业元的说法,白云山表示,经核实,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 股东权利与金戈话语权 对于双方合作的渊源,康业元方面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描述道:“1997年初,我司科研人员按国家一类新药要求,对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进行临床前研究的系统研发,1998年12月完成临床前所有医学实验,并以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名义申报临床,1999年9月获得充分的补充临床研究报告的通知。1999年10月,白云山主动找我方商谈合作,并在1999年第四季度与白云山共同组建白云山科技。” 据了解,当时,康业元是用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入股白云山科技并持股49%,广药集团则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等资产入股持股51%。 按照康业元方面的说法,近年来,作为股东的康业元对于金戈等业务的决策权和利润分配权却几乎被架空。“从2014年10月金戈产品上市以来,其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科技公司剥离,并未按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 不过,广药集团在《严正声明》中表示,白云山科技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康业元回应称,白云山科技过去5年都没有按时召开股东会和董事会,“对我方提出的金戈解决议案从未列入正式议题,仅在纪要中有所记录。”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从成立合资公司到金戈最终上市的十几年间,白云山参与了该药的进一步研发工作,据有关媒体报道,白云山早在1998年组建研发团队开始了对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研制和申报,广药集团还于2012年专门聘任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伟哥之父”穆拉德博士指导金戈研发。 那么,白云山对于金戈业务的话语权是否与此有关呢?康业元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我司是合法的白云山科技的股东,金戈产权收益归白云山科技是组建公司时就明确约定的,特别是在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三方协议明确约定金戈的所有产权收益权归白云山科技所有,而且不许反悔。” 广药集团在《严正声明》中表示,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投资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另外,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指出,为逃避追查税收问题,未经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产品“百定”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康业元的权益。 利益分成引纠纷 康业元相关负责人介绍道:“金戈上市销售后,2014年至2017年期间,我司代表20余次南下广州要求广药集团提供金戈经营状况财务报表及分红,李楚源董事长以各种理由不见,让公司其他管理人员‘应付’我们,对我司提出的合理诉求置之不理。期间对方提出按销售提成的方案,我方坚决反对该分配方案。” 据康业元方面的说法,李楚源以此为由拒绝分红。 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6年4月给出分配方案为销售额1-3亿元提成8%,3-5亿元提成6%,5-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我们是合法拥有金戈产权及收益权49%的股东,提出提成规定是不合理的,违反公司章程及公司法的。”康业元相关负责人强调。 可以看出,康业元将举报的矛头指向了李楚源。上述康业元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我司不会主动去起诉广药集团,我们主要的目的是起诉管理企业的李楚源董事长。我们还是希望和国企长期合作的。” “我司会陆续公布证据,包括积极配合证监会、纪检监察部门、税务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调查,向媒体公布事实真相及事态进展。”对于此次公开举报,上述负责人表示,“理想的结果是向社会还原事实的真相,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按照当初合同约定的每年定期向我司递交审计后的财务报告和分红。” 对于此次举报事件,广药集团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关于此事请以上市公司白云山发布的公告和广药集团发布的严正声明为准。” 康业元此次举报虽表面针对李楚源一人,但无异于向整个广药集团发了“请战书”,自7月19日开盘至23日收盘,白云山A、H股分别下跌3.54%、6.26%。 值得一提的是,广药集团和另一位“合作伙伴”加多宝之间的官司往来已20余次,涉及金额达50亿元,而此次面对康业元,显然已具备了打“持久战”的能力,康业元能否最终获得“理想的结果”还未可知。 令人意外的是,事件似乎开始往“罗生门”的剧情演绎,7月23日晚间,有媒体最新发布消息称:白云山证券部人士表示,1999年,与白云山合作成立白云山科技的是一名自然人,而非康业元,直到2009年,康业元才从该自然人手中受让了白云山科技公司的股份。 事实上,康业元于2009年成立,此前自然无法参与组建白云山科技公司。记者也发现,康业元近日公布的成立白云山科技的合同只是给出了部分内容,除康业元的一枚公章外,未出现其他与康业元相关字样。尴尬的合作关系是否与此有关?对于记者这一疑问, 7月24日,上述康业元负责人称:“具体事情,现在不方便透露。”但他同时又表示“我们是科技公司的合法股东,金戈的产权和收益权归科技公司是通过前后3份协议确认的,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广药集团强行要用销售提成的方案取代当初合同约定的股权比例分配方案,我方强烈反对,直到目前未分到一分合理合法的分红。” 真相也或许比目前的线索更为复杂?《华夏时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详情]
中国伟哥金戈权属罗生门:白云山被举报康业元受骚扰
中国伟哥金戈权属罗生门:白云山被举报康业元受骚扰
  原标题:中国伟哥“金戈”权属“罗生门”:白云山被举报风波升级 康业元称受“不明人员骚扰”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坪 深圳报道 白云山(600332.SH)与康业元的“金戈”之争再度升级。 7月23日晨间,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发布了一份通告,表示公司领导和员工遭到一些不明身份人员的骚扰和威胁,为保证领导和员工的人身安全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区办公。 此前,康业元因公开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二者的纷争直接引发白云山AH股波动。从7月19日发出举报信至今,白云山AH股分别下跌3.65%、6.40%。 争议双方对对白云山重要产品——金戈的“来源”各执一词,不少投资者担忧,“金戈产品”利益分配权之争,或成为上市公司白云山业绩潜藏的“巨雷”。 谁的“金戈”? 天眼查数据显示,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100万元,主要经营范围为投资信息咨询等业务,是白云山控股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科技”)持股49%的股东。 不久前,康业元在微信公众号上接连发布《公开信》、《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严正声明》、《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等文章,控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梳理康业元的多封声明了解到,康业元称其曾用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入股白云山科技,并持股49%,广药集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等资产入股持股51%。 因此,康业元指出,金戈并非广药集团所研发,也非广药购买,而是由康业元提供,金戈的经营权、销售权、收益权归白云山科技所有,康业元有权利分享金戈所带来的收益。 7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了白云山证券部,接线人士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该证券部人士提到的关键点在于——白云山科技公司成立于1999年,而彼时,与上市公司合作成立该子公司的是一名自然人,而非康业元,直到2009年,康业元才从该自然人手中受让了白云山科技公司的股份。 事实上,21世纪经济报道也注意到,康业元于2009年6月22日成立,自然无法参与组建白云山科技公司,康业元对白云山科技的实缴出资日期为2009年7月1日。 上述白云山证券部人士强调:“金戈产品的生产销售是白云山负责的,包括它的原材料是白云山制药总厂做的,金戈的生产和销售都是我们这边完成的。对于金戈产品的研发我们从1999年就有在做,当时伟哥的专利保护期还在,所以我们不能生产,只能做研发。” 不过,对于当时和白云山一起合作成立白云山科技公司的自然人身份,该证券部人士并未透露。 罗生门待解 作为上市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早已成为白云山的“现金奶牛”,尽管2014年10月才上市,但金戈在2015年便实现销售收入2.34亿。 发展至今,金戈已经成为白云山中流砥柱般的存在,2018年, 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商品名“金戈”)销售收入再度跃居至6.62亿元,占白云山当年销售收入的1.58%;贡献利润总额为人民币3.99亿元,占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9.94%。 在康业元看来,其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6年4月22日给康业元下达的分配方案是销售额1-3亿提成8%,3-5亿提成6%,5亿-10亿提成3%,10亿以上提成2%。 据康业元透露,自2014年10月金戈产品上市以后,其生产权、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白云山科技剥离,并未按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 而如果按照康业元的利润分配方案,白云山至少将损失2亿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康业元的“投诉”内容远不止于此。 康业元还指出,金戈的部分原材料采购成本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其中或存在偷税漏税和虚假信披。 针对这一“指控”,7月19日,白云山发布澄清公告称,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 面对交涉双方的“各执一词”,双方的矛盾也日益激化。 7月22日、23日,康业元连发两文,指受到“不明黑客攻击公司官微”、“网络水军虚假言论诋毁事实”、“不明人员骚扰”。[详情]
康业元称遭威胁导致办公地临时变更 此前曾举报广药
康业元称遭威胁导致办公地临时变更 此前曾举报广药
   【相关报道】 全文|北京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广药回应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北京康业元回应广药声明:没有造谣诋毁广药集团行为 康业元:将拿回金戈 李楚源不能借公权明夺暗抢 新浪财经讯 今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在向中纪委、中国证监会、广东省纪委等部门实名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涉嫌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违法违纪行为后,其领导和员工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骚扰和威胁,为保证领导和员工的人身安全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现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区办公。 康业元称,“我们合理合法,我们不打不闹,我们有理有据,我们就是要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就是要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调查,虽然维权之路很艰辛,但我们要坚持到底”。 值得注意的是,康业元还称“因不明人员骚扰及网络水军等原因,我司720通告至今才发出”。 [详情]
广药白云山的战争:一罐凉茶和一粒伟哥的利益纠葛
广药白云山的战争:一罐凉茶和一粒伟哥的利益纠葛
  原标题:广药白云山的“战争”:一罐凉茶和一粒伟哥的利益纠葛 来源:斑马消费 广药白云山再次陷入战争,这次率先发难的是公司的合作伙伴——北京康业元,并将炮火集中射向公司董事长李楚源。 7月22日下午,北京康业元通过官方公号公告,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等事实后,遭遇网络水军攻击。 上周,广药白云山控股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股49%股东北京康业元的实名举报,将公司推到风口浪尖。 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产品金戈,一年售出将近4800万片,为广药白云山贡献收入超过6个亿,两家企业“隔空斗法”,核心就是对金戈利益分配。 而不久之前,最高法作出裁定,撤销广东高院对 “王老吉”商标侵权作出的民事判决,发回重审。 这是否意味着,两罐凉茶之间持续近10年的缠斗,又将开始新的续集? 中国“伟哥”争夺战:利益分配悬疑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突然“发难”,通过官方公号实名举报其持有金戈产品合资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医药科技)49%股权,但始终不能合法获知公司的真实财务状况,更得不到合理的利益分配。 在实名举报的同时,公司将矛头指向广药集团及广药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指控李楚源霸道拒绝公司合理分红、公司财务造假等多项问题。 北京康业元与广药白云山(600332.SH)的合作始于2000年,双方以各自资源投入成立白云山医药科技。 当年3月,广药白云山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元,另以433万元投入,合计833万元投入,持股比例为51%;北京康业元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投入,持有公司股份比例49%。 合资公司白云山医药科技开创中国首款“伟哥”产品先河。2014年,枸橼酸西地那非上市,也就是现在市场热销的“金戈”。 2015年至2018年,金戈销售收入分别为2.34亿元、4亿元、5.62亿元和6.62亿元。 广药白云山2018年报披露,金戈生产量4903.08万片,销售量4773.99万片,同比分别增长13.78%额20.45%,当年毛利率达到87%。 短短几年间,金戈快速成长为白云山的主力产品之一,仅次于孢克肟系列、注射用头孢硫脒。 斑马消费统计,从2015年至今,金戈累计实现收入18.58亿元,按照87%的毛利润测算,毛利润不少于16亿元。 北京康业元对外称,2014年10月,金戈上市销售,其生产区、经营权和收益权即从白云山科技剥离,未按照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广药白云山以大股东身份向科技公司提出对金戈不合理的利益分配方案。 2016年4月,白云山制药总厂向北京康业元下发的分配方案,以销售收入提成来分配,具体为销售1-3亿元提成8%;3-5亿元提成6%;5-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 康业元显然无法同意这种分配方案,且该公司对目前白云山公布的金戈销售数据本身就存有质疑。 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白云山科技并没有任何药品批文,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文号属于广药白云山集团旗下的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三个制剂文号属于广药制药总厂。 凉茶之战又出新一季? 广药白云山卷入的商业大战并不止于此,最为世人熟知的,是旗下凉茶品牌王老吉和加多宝的鏖战。 二者纠缠不休的争夺,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多年。 1997年,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租用广药白云山旗下“王老吉”商标许可使用权,租期15年,随后在内地独家经营王老吉凉茶。 随着红罐王老吉凉茶以及“怕上火喝王老吉”广告语在全国高密度覆盖,王老吉销售收入飙升,2002年销售收入2亿元, 2007年升至50亿元,2011年,王老吉红罐凉茶销售额达160亿元,同期,广药旗下保留的绿盒王老吉凉茶销售收入不到20亿元。 2010年,广药和鸿道集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即将到期,广药方面发起反击,不承认鸿道集团通过行贿手段获得延期至2020年的商标使用许可协议,后经仲裁裁定鸿道集团及子公司加多宝集团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标。 这并没有影响双方继续角力,王老吉和加多宝在广告和诉讼方面频频发力。 一方面,王老吉和加多宝在广告投放上加大力度,试图重新占领市场。 尼尔森数据显示,2012年-2015年加多宝连续三季冠名《中国好声音》,投放从6000万元、2亿元、2.5亿元,王老吉在2011年至2013年广告费用分别支出3亿、5.47亿和13.12亿元。 在诉讼方面,王老吉与加多宝更是缠斗不止,二者争斗消息频频见诸报端。 激战正酣之时,2013年7月,李楚源就任广药集团和广药白云山董事长,王老吉和加多宝争斗更加白热化。 从2014年开始,王老吉和加多宝,从广东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核心诉求主要是三个方面:王老吉商标、红罐包装和广告语。 2018年7月,广东高院一审判决加多宝集团相关6家公司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等合计14.41亿元。 随着去年加多宝的股东中粮包装中止供罐,加上高管变动和裁员,加多宝已无力回天,市场已难见身影。 数据显示,2018年白云山大健康板块(主要为王老吉凉茶)贡献收入94.87亿元,同比增长10.66%;毛利率43.43%,同比减少1.82个百分点;净利润8.51亿元。 2019年7月,最高法就加多宝和广药集团“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作出裁定,撤销广东省高院(2014)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并发回广东高院重审。[详情]
康业元再发声明 称遭不明黑客企图攻击公司官微账号
康业元再发声明 称遭不明黑客企图攻击公司官微账号
  原标题:广药集团“举报门”续:康业元再发声明 称遭不明黑客企图攻击公司官微账号  中国网财经7月22日讯(记者杜丁 张润琪)广药集团“举报门”事件继续发酵中,今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康业元)再次通过微博发布了“关于网络水军利用虚假言论诋毁事实的公告”,称有不明黑客企图攻击该公司官方微信账号。 近日,康业元投资接连发布《公开信》、《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严正声明》以及《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行情600332,诊股)医药科技》,控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对于康业元的举报,广药集团之前也发表公开声明称,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广药集团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此外,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投资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对于广药集团的回应,康业元在随后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公司从未收到金戈任何审计后的财务报表及收益情况。“我司从2014年10月金戈上市至今均未获得一分合理合法的分红。首先我司是合法的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科技公司”)的49%股东,金戈的产权、收益权归科技公司是组建公司时就明确约定的。”康业元相关负责人认为,金戈拿到新药证书为止都是该公司及科技公司独立完成的,而广药集团却与合同背道而驰,拿着极不公平的分配方案取代按合同约定的股权比例分配方案。这位负责人表示,之后会陆续公布证据,“采取的措施包括积极配合证监会、纪检监察部门、税务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调查,向媒体公布事情真相及时态进展。”[详情]
拳打白云山:药业枭雄满血复活
拳打白云山:药业枭雄满血复活
  原标题:拳打白云山:药业枭雄满血复活 来源:先机财经 作者:先机读报 常山药业曾发布一份报告,称中国约有1.4亿男性功能障碍者。 广大男性能享受到价格实惠,国产伟哥的出现功不可没。 美国辉瑞制药生产的伟哥(万艾可),50毫克,40元。 广药白云山版的国产伟哥(金戈),50毫克,只要20元。 万艾可和金戈的核心成分,都叫枸橼酸西地那非(伟哥),原料构成上没啥差别。其实在金戈上市之前,美国伟哥在国内的售价是50毫克64元,如今价格降了三分之一。 以低价进入市场的金戈成功逆袭,销量甚至已经超过了万艾可。 左手卖王老吉、右手卖金戈的广药白云山最近很头疼,有人来了几记背刺,向广药声明小股东权利,甚至要拿回金戈的所有权。 表面上,这是一场义正辞严的举报。而先机君看到的,是一个枭雄的还魂。 01 2000年,金戈的生产方——白云山医药科技成立,其中,广药白云山占股51%,小股东(康业元?)占股49%。 2014年,金戈上市,到2018年销量已经超过了万艾可。 今年7月18日晚间,北京康业元连发5条微博,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32)和董事长李楚源。 先机君总结了下举报内容: 1、2014年以来,白云山医药科技不给康业元财务报告; 2、金戈上市至今盈利十多亿,收益未分配、未按股权比例来。 3、隐瞒收入,虚报进货价、偷逃税款。 4、不顾康业元利益转让药品给第三方。 北京康业元声称:我公司在不公正的打击下苟延残喘看不到生存的希望。 19日,广药集团回应,依法依规经营,已经报案。 20日8点50分,北京康业元在微博发布了当年组建白云山医药科技合同中的部分条款。 本来,北京康业元有可能继续主导这场舆论大战。谁知就在他们发出最后一条微博后十多分钟,《经济观察报》的记者已经跑到了康业元的注册地址,一下打乱了持续爆料的欢快气氛。 《经济观察报》说:“同楼层并未看到康业元公司的标识和门牌,但有一家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 《经济观察报》致电举报信后附的康业元联系人,“张姓男子接通电话,表示鼎辉创新医药科技公司是康业元的下属公司,康业元在此办公。” 从工商资料看,北京康业元的股东是两个人,张建蓉(90%),殷玉成(10%)。投资的企业里根本没有鼎辉医药。 鼎辉医药的股东是四个人,刘玉辉(61%),可春红(20%),周云(15%),丁毅(4%)。 两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的连接人物——刘玉辉,既是北京康业元的监事,又是鼎辉医药的大股东。 02 有无知者称,刘玉辉是一名药物研究人员。 但真相是,刘玉辉是制药江湖的枭雄,曾经是国内真正的“药神”——药品批文之神。从广东到吉林,都有这位大神的传说。 刘玉辉曾在中国药学会工作20多年,他的一个长期身份,是中国药学会咨询服务部主任,主要组织制药企业会议和培训。 刘有个铁哥们姓曹,原本是刘在药学会的同事。在药学会工作4年,曹调入原国家医Y管理JU。药J局成立后,曹一路高升,2002年起任药品注册司SI长,当时年仅40岁。 曹SI长跟刘关系之铁,以至于经常在刘拿来的新药批文上批示:“这个材料是刘玉辉同志拿来,请中药处研处”,或者“请某某同志阅处(刘玉辉同志拿来)”。 借助与曹的关系,刘曾经在药品江湖呼风唤雨: 从南到北,不少药企都通过刘来拿号; 刘自己拿到了许多药品专利和批文; 以专利和批文为资产,与药企成立合资企业。白云山医药科技正是此背景下,由广药白云山和北京康业元在2000年联合设立。 2004年,是刘玉辉最风光的时候,刘不仅是白云山医药科技的总经理,还是广东省药学会副会长。时任广药集团总经理、白云山董事长、广东药学会会长的李益民与刘玉辉关系甚好,广州白云山的一些药品审批、注册,还得经过刘去找曹疏通关系拿号。 白云山医药科技旗下,以刘玉辉的名字挂着很多专利。从抗病毒软胶囊到头孢,从心脏病到国产伟哥的原料“喜勃酮”,诸般制作工艺,一个人全部能挂上名,与天龙八部里学通少林七十二绝技的鸠摩智有得一拼。 03 2004年6月,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辞职被刑拘,成为刘玉辉命运转折的开始。 2005年11月,刘玉辉因涉嫌挪用中国药学会资金的名义被捕。 检察机关的主要调查目标是药J局的曹SI长,但是经过三个多月的侦查,并没有发现曹有明显问题。曹某无房无车,无巨额存款,平时上下班地铁,周末无应酬,出家门就是拎着球拍打网球。 接下来检察机关调整了监控的细节角度,终于发现了问题: 曹工资卡上的钱,近4年时间一分没动。说明有其它收入来源。 曹经常去打网球的地方,是国贸的嘉里中心,光打球的会员卡就要3万元。曹每次刷卡消费时,签单名都是 “刘玉辉”。 曹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曹与刘玉辉和李关系密切。 曹具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有极强的反侦察能力,在无法从他身上直接突破的情况下,检察机关在11月逮捕了刘。 连续1个月的审讯,天人交战,刘始终闭口不说。侦查员开始变换方法,和刘谈家庭,谈人生。 《法制晚报》记载的过程是这样滴: 一次,刘玉辉提到他父亲前一阶段生病住院的事情,侦查员抓住机会问:“你父亲住院时吃的药你是不是要亲自看一下,才放心地让他吃?”刘玉辉点点头说:“那当然,我清楚哪些药厂的药吃不得,他们连审批文件都是假的,生产的药还能吃吗?我父亲吃的药我都要亲自把关。” 侦查员趁热打铁,“老刘,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出去了,你会把我们这些检察官当做朋友,会来检察院看我们,可是我们也有父亲、也有孩子,我们的家人可能都吃过你所说的那些假批文的药,他们会允许我们把你当朋友吗?” 突然,“扑通”一声,刘玉辉跪倒在讯问台前,颤抖的双手紧抱着头,痛苦地喊道:“我不是人,我对不起老百姓。” 刘交代了自己利用在中国药学会的工作便利,收受20余家医药企业700余万元人民币、20万美元,充当掮客向国JIA药J局及其相关各职能部门30余名干BU行贿。 刘咬出了死党曹。曹最终被处SI刑,缓期两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波行贿企业和干BU倒霉,刘实现了重大立功。但也丑闻缠身、没法抛头露面,逐步淡出了白云山医药科技的经营与管理层面。 六年之后,金戈上市。巨大利润面前,药业枭雄再战江湖,拳打广药白云山。 04 回过头再看北京康业元发布的与广药白云山组建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的合同(1999年12月)。康业元只曝光了合同中的两页,没曝光的,肯定是更大的真相。 合同中提到: 白云山方面以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医药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另投入资金433万元,合计833万元。另一方投入的则是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临床批件及阿齐霉素粉针剂获得新药证书,作价800万元。 国产伟哥的开发进度并不如双方计划的顺利。 白云山的金戈临床批件和新药证书分别在2001年和2003年拿下。而辉瑞制药放出大招,申请到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用途专利,堵住了国内企业生产仿制伟哥的大门。 2014年美国辉瑞制药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用途专利到期,白云山才正式开始生产金戈。 金戈的收益权争夺由此开始。康业元的举报信说,“我方从2014年5月至今不下二十余次南下广州与广药集团及科技公司沟通协商。” 历时五年,没有结果。按照康业元的说法,到2016年4月,卖金戈的利润中,至少有1.6亿元要归康业元所有。 康业元最后选择了微博公开举报。具体举报内容可看附件,就不一一细解了。 关于这场大战的结果和是与非,先机君无法评说。跟广药白云山有关的一些事情,一直都很魔幻和漫长,比如先前王老吉的商标大战。 可以确定的是,时至如今,伟哥的生产配方和工艺已经不是秘密,除了广药白云山,国内药企如齐鲁制药、常山药业、亚邦制药、成都地奥制药都拿到了仿制伟哥的批文。这东西,对广药白云山而言,门槛并不高。 药品枭雄老刘有大批专利和批文在手,仅从和他关联的康业元、鼎辉医药公开信息和关联人物看,已经辐射出不少投资企业,产业链和业务版图布得很大,涉及多家上市公司。白云山医药科技只是其中一块。 所以康业元说,在不公正的打击下苟延残喘看不到生存的希望,先机君是完全不信的。一切,都是围绕利益的表演。 附:康业元微博发布的公开信 [详情]
利益长期“分配不均” 广药举报门牵出金戈利润之谜
利益长期“分配不均” 广药举报门牵出金戈利润之谜
  原标题:广药举报门牵出金戈利润之谜 来源:北京商报 广药集团的举报门事件持续发酵,目前孰是孰非尚未有定论。7月21日,康业元投资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会陆续公布证据,未来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调查。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则未给予更多回应。 康业元投资认为,根据广药及金戈产品原料供应商处的信息,金戈在2015年应实现营收、毛利均超6亿元,但广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的财报显示,其产品的营收、毛利均为2亿元左右。双方说法的不一,让国产伟哥金戈的“真实利润”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金戈“利润”成谜 白云山科技旗下金戈产品利益长期“分配不均”是双方矛盾的集中点。随着举报门事件的不断发酵,金戈的真实利润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公开信》内容显示,依据广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2015年财报,金戈产品的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378亿元,营业成本为1818万元,毛利润为2.156亿元,毛利率为92.2235%,出厂开票单价为每片15.68元。 但根据康业元投资从广药及金戈产品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准确信息,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产品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营业收入应不低于6.38亿元,结合白云山披露的92.2235%的毛利率,毛利润应不少于5.88亿元。 此外,康业元投资方面称,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广药集团虚增成本就达6232万元。 对此,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经核实,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化学制药厂以及白云山科技一直依法依规进行经营,不存在虚增成本、偷税漏税、隐瞒收入、信息披露不实、侵害股东利益等情况。 广药陷举报门 导致金戈真实利润成为焦点的是康业元对广药集团的连续举报。康业元投资接连发布《公开信》、《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严正声明》以及《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控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康业元投资与广药集团的连接桥梁为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根据康业元投资的说法,康业元投资是白云山科技股东之一,成立之初用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奇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作价入股白云山科技并持股49%,并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以及收益权的49%。广药集团则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等资产入股持股51%。 康业元投资方面表示,从2014年10月金戈上市以来,其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白云山科技剥离,并未按公司法进行股东权益分配。广药集团以大股东身份强权向康业元投资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在国家实行两票制的大环境下,为逃避追查税收问题,广药集团未经康业元投资同意,擅自做主将白云山科技的产品转给山东瑞阳制药。 对此,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发来声明显示,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广药集团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此外,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投资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7月21日,康业元投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未收到任何广药集团对公司五年没分红的合理解释。公司会陆续公布证据,未来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纪检监察部门、税务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调查。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公司的回应以此前的声明以及上市公司的澄清公告为准。 巨大市场 在金戈利润真假难辨之时,伟哥产品背后的巨大市场也成为关注焦点。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来看,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集团谁是谁非尚未有结论,但可以看出来的是,这种药物市场空间较大,作为首个国产伟哥,相较于一些国外产品,金戈价格较低,在国内拥有一定的市场并获得不错的收益,这也是此次举报门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资料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也叫“伟哥”,由英文Viagra音译而来,该药目前适应症范围只限于患有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患者。Viagra原是由美国辉瑞制药公司研制生产的一种治疗心绞痛的药物,该药在临床试验中被发现对治疗阳痿有特殊效果,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于1997年3月27日正式批准该药作为治疗阳痿的专用药物。全球医药健康咨询公司IMS Health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27个主要城市中,辉瑞旗下的万艾可市场份额为58.8%,礼来的希爱力是34.6%,拜耳的艾力达占到6.6%。 2014年,金戈的上市打破了“伟哥”长期被国外垄断的局面,成为国产伟哥第一家。白云山制药总厂厂长黄海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戈凭借药店渠道优势、品牌优势和“首仿药”性价比优势,自2014年上市以来销售量从1495万片到2018年4774万片,四年间翻了三倍。同时,米内网数据显示,自2016年起金戈销量远超原研品,连续三年销量最高,2018年年销量占比高达66.85%,是原研品的两倍多,打破了外资企业连续13年的市场垄断。 东兴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数据指出,以目前枸橼酸西地那非售价计算,终端将超过80亿元,叠加非ED疾病人群用药,未来我国终端市场将突破百亿规模。 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姚倩[详情]
国产伟哥白云山背后故事:年销售超6亿 大小股东开撕
国产伟哥白云山背后故事:年销售超6亿 大小股东开撕
  国产伟哥背后的故事:年销售额超6亿 大小股东开撕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说起枸橼酸西地那非,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种男性用药的名称,也被俗称为“伟哥”。7月19日,被称为“国产伟哥”的生产企业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因小股东的一封公开信,被推上风口浪尖。 7月18日晚间,白云山科技的小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实名举报称,白云山及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等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等情况,并指出“金戈”存在的多种问题。 被质疑后,7月19日白云山尾盘股价下滑,截至收盘,公司股价跌0.09%。 7月19日下午,广药集团再次发布声明称,白云山科技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等一直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7月19日,新京报记者拨打白云山证券部电话,电话无人接听。 子公司小股东举报白云山  矛盾聚焦金戈产品收入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通过公司官方微信号发文《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其中控告,广州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在公开信中,北京康业元投资表示,公司为白云山科技的股东之一,拥有白云山科技49%的股权。但在2014年金戈上市以来,公司从未获取到完整的经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 康业元投资认为,金戈利润巨大,但公司作为股东至今未获得收益,并指责白云山“以大股东身份强权向我方提出不合理的金戈利益分配方案”。 康业元在文中叙述,2016年,白云山制药总厂对公司下达分配方案中,分配比例为销售额1亿-3亿元提成8%、3亿-5亿元提成6%、5亿-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2%。 此外,康业元投资还表示,白云山科技因国家在医药行业2018年1月两票制的大环境下,逃避追查税收问题,未经康业元投资同意情况下将“百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 7月19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披露的联系人,向公司了解分配方案等详细信息,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请示完领导给记者回复。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相应资料。 7月19日,广药集团公开发布声明表示,北京康业元对外公开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广药集团称,经向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 “关于金戈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广药集团表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7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白云山证券办,电话无人接听。 7月19日晚7点,康业元再次通过微博发布相关声明回应称,白云山科技五年多来从未按照规定按期按时召开股东会及董事会会议等情况。 金戈毛利超87%  收入占白云山第三 金戈,是白云山旗下产品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化学名称。在金戈官网介绍,白云山金戈是一种仿制药,是经“伟哥之父”穆拉德博士的指导研发而成。 金戈官网显示,研发金戈用了整整16年的时间, 上世纪90年代,白云山制药总厂就在研发枸橼酸西地那非, 2004年11月,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合成工艺《制备喜勃酮用的中间体及其制备方法》获得发明专利。 2014年9月2日,白云山制药总厂正式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生产批件,成为国内首先获批“伟哥”出生证的企业。 金戈开始上市后,白云山开始了对金戈的大力推广。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 2015年,白云山根据白云山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开展的 “中国性科学普及工程——男性健康中国行”活动。2015年度,白云山旗下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 在2015年年报中,该年度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营业成本为1818万元,营业收入就达到了2.34亿元。 随后的几年里,白云山金戈的销量不断上涨。数据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白云山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营业收入分别为4亿元、5.6亿元、6.6亿元。 7月19日,新京报记者看到金戈官网上介绍,白云山金戈共有8个不同的包装规格,50mg*1粒装48元/盒、50mg*2粒装89元/盒、50mg*3粒装133元/盒、50mg*4粒装178元/盒、50mg*10粒装345元/盒、50mg*20粒装670元/盒、25mg*7粒装138元/盒、100mg*3粒装228元/盒,“与原研产品相比,除了同剂量价格下降一半之外;单次用药剂量金额也下降超过60%。” 按照2018年年报中,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营业成本8374万元、营业收入6.62亿元测算,该产品的毛利率达到了87%。 逐渐增加的销量下,白云山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销售量已经远超过公司的小柴胡颗粒等内科用药。按照白云山按治疗领域划分的业务收入情况,只有头孢克肟系列、注射用头孢硫脒的销售额超过了公司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销售额。 2018年,白云山制药总厂“一种枸橼酸西地那非 片剂及其制备方法”获得第二十届中国专利奖优秀奖。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7月9日,白云山科技已经因为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详情]
国产伟哥利益战: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国产伟哥利益战: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原标题:国产伟哥利益战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广药集团: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 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微于7月18日晚间发布《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公开信的主要内容是控告上市公司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侵犯股民权益的行为。随后,广州医药集团发表声明称,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事发 康业元微信微博上发举报信 7月18日晚间,一个名为“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微信公号发表实名举报信,举报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就在大家纷纷疑惑举报信来源是否可靠时,当晚21点29分,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也发布了该举报信。 在举报信里,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广东省纪委实名举报,内容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此外,信中还表示“请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遵守公司法以及合同法,将金戈(枸橼西地那非片)产品的经营权和收益权归还科技公司,并将金戈这几年的财务报表和利润交给我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康业元法人代表为张建蓉,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注册资金100万元。对外投资三家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其中一家。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和上市公司白云山共同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科技”),前者持有49%,后者持有51%。 缘由 举报方称自身利益受损 枸橼酸西地那非也叫万艾可、伟哥,是治疗阳痿的专用药物。而广药白云山于2014年上市的金戈,被称为是首个国产伟哥。 举报信中称,康业元将研制成果金戈入股白云山科技,根据广药上市公司披露业绩显示,自2014年该药上市至今,销售额已经20多亿,盈利10多亿。但是广药集团从未给予康业元关于金戈的财务及审计报告,也从未有过利润分配。此外,在“两票制”的环境下,在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康业元的权益。值得一提的是,该举报信后面还附上了相关举报人的微信、QQ号和邮箱。 2018年报显示,白云山金戈年产量49030.82千片,销量为47739.87千片。2018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 42,233,838 千元;利润总额为人民币4,018,730 千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440,980 千元。 进展 广药集团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针对小股东公开举报白云山一事,广州医药集团随后发表声明称,关注到下属合资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另一股东康业元昨日发布一封公开信。经了解,白云山科技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等一直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文/本报记者 赵新培[详情]
中国“伟哥”引发纷争 子公司股东公开举报白云山
中国“伟哥”引发纷争 子公司股东公开举报白云山
  本报记者 晏国文 伍月明 曹学平 北京报道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的故事又一次上演。 7月19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公开举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32.SH,以下简称“白云山”)及其董事长李楚源。 据了解,康业元与白云山纠纷的核心在于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商品名:金戈)的利益分配。康业元主要举报白云山及董事长李楚源存在损害其股东权益、上市公司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偷税漏税等行为。 为什么现在实名举报昔日的合作伙伴呢?7月19日晚,康业元方面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我们开始时相信广药集团是国企,应该会给予我们应有的结果,所以展开了接近5年的拉锯战。但是,越协商沟通越是失望,我司实在走投无路才走上了维权的道路。” 对于举报内容,康业元方面向记者表示:“真实有效。” 就举报信涉及的多个相关问题,本报记者提出采访需求,康业元方面表示:“最新动态,请关注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方微博。” 不过,针对被举报一事,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药集团”,白云山实控人)方面向本报记者发来《严正声明》。对于康业元的举报,广药集团方面表示,举报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截至目前,康业元与白云山两方陷入了一场“拉锯战”。 合作伙伴反目成仇 工商信息显示,白云山与康业元同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医药科技”)股东,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00年6月,注册资本为200万元,白云山和康业元分别持股51%和49%。 康业元方面表示:“作为白云山医药科技的股东,自2014年金戈上市以来,在广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楚源的默许下,从未给予我公司经审计的完整财务报告。” 康业元方面称,作为白云山医药科技的股东,本应享有金戈等产品的收益分配,不过其作为股东应有的权利却被剥夺。康业元方面表示:“特别是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利润巨大,但我司作为股东却至今未获得分文收益,于情、于理、于法,公司都应该对我司有一个全面、合理、公正的答复及解决收益分配问题的方案。” 康业元方面称,作为持股49%的股东,其应该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不过,2016年4月22日,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6年4月22日向其下达的分配方案却是销售额1亿~3亿元提成8%,3亿~5亿元提成6%,5亿~10亿元提成3%,10亿元以上提成2%。 对此,康业元方面认为:“这完全是一种流氓行为。” 举报信介绍,金戈每片生产成本仅1.3元,而金戈出厂开票价为:28.8元/1片,44.5元/2片,53.2元/3片,46.4元/4片(医院),118.8元/5片,207元/10片,391.95元/20片。 康业元方面在举报信中反映,白云山存在隐瞒金戈销售额的情况。康业元方面举报称:“根据我司从广药及金戈产品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准确信息,2015年白云山集团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产品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营业收入不低于6.38亿元,毛利润不少于5.88亿元。”据了解,金戈的这些数据远高于白云山2015年年报披露的金戈数据。 此外,康业元方面还举报白云山存在偷税漏税的情况。举报信写道:“根据我司从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 广药集团称举报不实 2018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422.34 亿元,同比增长 101.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41亿元,同比增长 66.90%。 记者梳理白云山年报发现, 2014年白云山年报未披露金戈销售额,2015年金戈销售额超过2亿元,2016年超过4亿元,2017年为5.62亿元,2018年为6.62亿元。 白云山2018年年报显示,金戈生产量为4903.08万片,同比增长13.78%;销售量为4773.99万片,同比增长20.45%。 不过,对于康业元的举报,广药集团在声明中表示:“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广药集团方面表示:“经向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 关于金戈相关的问题,广药集团方面称,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广药集团方面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记者注意到,在广药集团发布声明后,康业元也对其声明作出了回应。康业元方面表示:“我方已针对李楚源违法违纪问题向各级纪委及相关部门实名举报,所举报内容事实清楚,证据翔实,请相关部门予以核查。”[详情]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广药集团:内容不实已报案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广药集团:内容不实已报案
  国产伟哥利益战 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董事长 广药集团: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 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微于7月18日晚间发布《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公开信的主要内容是控告上市公司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侵犯股民权益的行为。随后,广州医药集团发表声明称,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事发 康业元微信微博上发举报信 7月18日晚间,一个名为“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微信公号发表实名举报信,举报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就在大家纷纷疑惑举报信来源是否可靠时,当晚21点29分,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也发布了该举报信。 在举报信里,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广东省纪委实名举报,内容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此外,信中还表示“请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遵守公司法以及合同法,将金戈(枸橼西地那非片)产品的经营权和收益权归还科技公司,并将金戈这几年的财务报表和利润交给我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康业元法人代表为张建蓉,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注册资金100万元。对外投资三家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为其中一家。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和上市公司白云山共同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科技”),前者持有49%,后者持有51%。 缘由 举报方称自身利益受损 枸橼酸西地那非也叫万艾可、伟哥,是治疗阳痿的专用药物。而广药白云山于2014年上市的金戈,被称为是首个国产伟哥。 举报信中称,康业元将研制成果金戈入股白云山科技,根据广药上市公司披露业绩显示,自2014年该药上市至今,销售额已经20多亿,盈利10多亿。但是广药集团从未给予康业元关于金戈的财务及审计报告,也从未有过利润分配。此外,在“两票制”的环境下,在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康业元的权益。值得一提的是,该举报信后面还附上了相关举报人的微信、QQ号和邮箱。 2018年报显示,白云山金戈年产量49030.82千片,销量为47739.87千片。2018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 42,233,838 千元;利润总额为人民币4,018,730 千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440,980 千元。 进展 广药集团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针对小股东公开举报白云山一事,广州医药集团随后发表声明称,关注到下属合资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另一股东康业元昨日发布一封公开信。经了解,白云山科技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等一直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文/本报记者 赵新培[详情]
"中国伟哥"怎么了?白云山和董事长被举报 公司回应
  “中国伟哥”怎么了?白云山和董事长被举报!公司最新回应 金戈,作为国内首个本土企业获批生产的“伟哥”,一经推出便快速占领市场。 近日,一篇“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让“中国伟哥”利益纠葛浮出水面。 7月18日,公开信的发布者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称,白云山及其董事长李楚源存在信息披露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侵犯股民权益的行为。 白云山控股股东广药集团7月19日下午发表声明作出回应表示,举报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白云山科技一直按照公司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白云山及董事长遭举报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发表一篇题为“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控告白云山及其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康业元举报信) 天眼查数据显示,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法人代表为张建蓉,注册资金100万元,对外投资三家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科技”)为其中一家。康业元持有白云山科技49%的股份,上市公司白云山持有白云山科技51%的股份。 (白云山科技股权结构) 康业元主要举报白云山及其董事长的内容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自白云山旗下产品金戈(生产主体为白云山科技,小编注)上市以来,康业元作为股东一直未获得经审计的完整财务会计报告; 第二,虽然金戈的利润巨大,但康业元作为股东未获得任何收益; 第三,在“两票制”的环境下,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康业元的权益。 此外,康业元还通过一组原材料数据等来直指广药集团就金戈产品的收入方面存在财务数据造假、隐瞒等问题。 “中国伟哥”现利益之争 从康业元的举报信中不难发现,其举报的内容多是围绕白云山旗下拳头产品金戈。金戈被称为“中国伟哥”,其学名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是治疗阴茎勃起功能障碍(ED)的口服药,广药集团于2014年获得国家食药监总局核发的“伟哥”同类仿制药的生产批件。 由于是国内首个本土企业获批生产的“伟哥”,自2014年上市以来,“中国伟哥”金戈因为价格远低于市场同类药物,在极短时间内就成功抢占部分市场,利润也相当可观。康业元在举报信中指出,上市至今,金戈销售额已经达到20多亿元,盈利达10多亿元。 白云山2018年年报也显示,金戈2018年产量4903.08万片,销量为4773.99万片,同比增长20.45%。同时,金戈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同比增长17.67%,而营业成本为8374.54万元。 控股股东称举报内容与事实不符 对于康业元的举报信,白云山控股股东广药集团7月19日下午发表声明表示:本公司关注到公司下属三级合资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另一方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昨日对外发表一封公开信,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1.经向白云山科技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 2.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3.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白云山科技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详情]
举报广药董事长:祸起壮阳药 股东分红引反目?
举报广药董事长:祸起壮阳药 股东分红引反目?
  举报广药董事长:“壮阳药”成本1块5卖了6.6亿 股东分红引反目? 来源:时间财经 原创: 梁齐  最大问题是分红权。 7月17日晚间,名为“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康业元”)微信公众号,发布《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规的实名公开信》。 实名控告上市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涉嫌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侵犯股民股东权益的行为。据天眼查数据,康业元由张建蓉和殷玉成共同持股,分别占股90%和10%。 康业元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科技”)股东,拥有白云山科技49%的股权。白云山则为白云山科技的控股股东,持股51%。白云山的控股股东为持股比例为45.04%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即广药集团)。 双方争议问题焦点在一款名为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药品,白云山科技生产的该款药品,于2014年10月28日上市至今,有7种不同包装规格与售价,自称“打破了我国此前治疗勃起障碍疾病全部由进口药品治疗的局面”。 康业元称其作为公司股东自2014年金戈上市以来,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默许下,其从未获得过完整的白云山科技的审计报告。 “《公司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对于审计报告而言,在司法实践中属于股东有权查阅的文件,只要具有股东资格就可以向公司申请查阅。”   目前还未能确定康业元陈述是否属实。广药集团则在回应中称,“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祸起壮阳药 白云山“金戈”有“中国伟哥”之称。财报信息显示,2015年至2018年,该壮阳药在白云山营业收入排名中,分别名列第四、第二、第一和第三,是其营收主力,不仅如此,金戈毛利率还位列白云山各项产品第一。 据白云山2019年3月18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金戈在报告期生产量为4903.08万片,销售量达到4773.99万片,同比增长20.45%。销售量是4年前的3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金戈这几年对于整个白云山的营收、利润来说,起到了很好支撑作用。金戈在价格上相比国外便宜近一半,效果却不差,这种价格卡位策略也是非常精准的。 在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的分析中,“金戈”赚钱能力甚至一度超过了贵州茅台的毛利率。该报道计算得出,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毛利率,2015年为92.22%,2016年为91.95%,2017年跃升至99.2%,2018年因营业成本同比上升101.81%,毛利率下降至87.35%, 在康业元列出的金戈成本分析中,每片金戈的成本为1.3元,不超过1.5元。以白云山化学药厂以10000元/公斤与总厂结算,可判定其毛利为不低于20元/片,销售广告费用不超过20%,再扣除增值税及15%的企业所得税,纯利润不低于16元/片,据此可推断截止2016年四月底,总厂已握有至少四亿元的金戈纯利润。 这与上市公司白云山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大为不同。据其2015年报显示,金戈产品的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4亿元,营业成本为1.82万元,毛利润为2.15亿元,毛利率为92.22%。出厂开票单价为每片15.68元。 除了对金戈的盈利能力争议,是康业元对其分红收益不满更为重要。“其实这里面涉及的最大的问题是分红权,以及董事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的赔偿责任问题,”张越分析道。 值得一提的是,“分红比例公司法的规定是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红,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这个就要看他们章程或者股东协议的约定了。”张越表示,“至于董事损害公司或股东利益那就要看白定产品转让时的价格是否公允了,严重损害公司利益的转让行为,决议的董事是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 但在康业元的表述中,虽然白云山科技旗下产品“金戈”利润巨大,但持有金戈产品权、经营权和收益权49%的康业元没有获得任何收益;最后,在“两票制”的环境下,在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了康业元的权益。 “经向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对此,广药集团回应称,“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围绕金戈产品的收益,康业元的另一项重大指责白云山更是涉及偷税漏税。在其提供的数据中,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涉及偷税漏税。 据白云山2018年年报显示,大南药板块中的化学药,增速高达68%,其中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实现营收6.62亿,同比增长17.67%。 时间财经分别向当时双方求证,广药集团电话多次拨打未能接通。康业元则在晚七时,给到时间财经,最新的微博回应称,“从2014年5月至今不下二十余次南下广州与广药集团科技公司沟通协商,对我方合理诉求从未有过正面公平合理的回复。”(北京时间财经 梁齐) [详情]
康业元举报白云山财务造假等“中国伟哥”利益之争?
康业元举报白云山财务造假等“中国伟哥”利益之争?
  原标题:康业元举报白云山财务造假等,“中国伟哥”利益之争?  新京报讯(记者 张秀兰)“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7月18日发布“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规的实名公开信”,举报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涉嫌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行为。对此,广药集团7月19日回应称,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不符,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康业元:“金戈”利益分配不合理 天眼查资料显示,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股东之一,持有49%股权,另外51%股权的持有者为上市公司白云山。 白云山拥有的“金戈”,系对抗ED(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的国内首仿药。 康业元提及,作为公司股东,拥有金戈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白云山在2016年4月22日给康业元下达分配方案为销售额1-3亿元提成8%,3-5亿元提成6%,5-10亿元提成3%,10亿以上提2%。而且,从2014年10月金戈上市以来,其生产权、经营权、收益权都从科技公司剥离,未进行股东利益分配。 康业元还在公开信中给出了公司方2014年4月至2016年1月提供的药品原材料供应情况,并据此推测白云山存在偷税漏税情况。这也是该公众号截至目前发布的唯一内容。 广药集团:多次协商沟通未达一致 7月19日下午,上市公司白云山的控股股东广药集团针对此事发布声明表示,白云山科技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与康业元进行协商沟通,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金戈”2014年上市后销售业绩不俗,第一年销售突破7亿元。2017年、2018年,白云山金戈分别实现营收5.63亿元、6.62亿元,同比增长40.70%、17.67%。2018年,白云山营收、净利润分别为422.3亿元、4.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1.55%、66.90%。 “百定”被转让,康业元称权益受损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表示,据白云山科技董事长、总经理肖荣明介绍,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同意,自“两票制”实施后,在未经康业元方股东同意的情况下将用于治疗呼吸系统感染、泌尿系统感染的注射液“百定”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康业元权益受损。康业元,表示曾诉求将此产品转让给公司股东经营,但遭广药集团极力反对。 广药集团在回应中同时表示,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并将依法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详情]
"中国伟哥"暴利引战 广药集团董事长被股东公开举报
  “中国伟哥”暴利引战,广药集团董事长被小股东公开举报,涉财务造假等5宗罪 来源/深蓝财经 文/深蓝研报组 今日,广药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上演了一出二股东举报大股东的“好戏”,也让本就麻烦不断的广药集团陷入内忧外患的境地。 7月18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一文,控告上市公司白云山(600332)董事长李楚源违反《证券法》、《公司法》,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19日下午,广州医药集团针对此事发声明称,白云山科技公司(全称“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白云山科技公司等一直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白云山科技公司,是广药集团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200万元人民币,由两家公司共同持股。大股东正是广药集团的A股上市公司白云山,持股51%;二股东为康业元,持股49%。 而康业元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了近几年广药集团的摇钱树,“中国伟哥”金戈上。 “中国伟哥”利润巨大 主营公司二股东举报大股东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控诉了李楚源“几宗罪”: ①自从2014年“中国伟哥”金戈上市以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默许下,从未获得过完整的白云山科技的审计报告。 ②金戈利润巨大,而康业元作为白云山科技49%的合法股东,拥有金戈产品49%的产权、经营权、收益权,但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6年4月22日给我司下达分配方案却是销售额1—3亿成提8%,3—5亿提成6%,10亿以上提成2%。康业元分析认为,截止2016年4月底,总厂已握有至少4亿元的金戈纯利,其中应有不少于1.6亿归于康业元。 ③质疑白云山年报数据。白云山2015年年报显示,金戈产品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收2.34亿元,毛利润2.16亿元,毛利率92.22%。 而康业元从产品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准确信息显示,2015年金戈产品生产量不少于4073万片,营收不低于6.38亿,按92.22%的毛利率算,毛利润应不少于5.88亿。 ④涉嫌偷税漏税。康业元从原料供应商处获悉。药料成本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数据则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就虚增成本6232万元。 ⑤在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的情况下,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康业元的权益。 公开信中还写到,据传闻称李楚源将荣升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并认为李楚源不符合提拔标准。 公开信末尾,还附上了相关举报人的微信、QQ号和邮箱(文末附有公开信原文)。 不难看出,康业元质疑的焦点集中于广药集团的重点产品——白云山“金戈”。 金戈,即“枸橼酸西地那非”,是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ED)的口服药品,被称为“中国伟哥”。 1998年,白云山制药总厂组建了研发团队,开始对枸橼酸西地那非的研制和申报。在原研专利到期越来越近的时间里,国内多家企业均加入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仿制的竞争队列,白云山制药总厂的金戈成为“首仿”。 白云山制药总厂副厂长、研发中心金戈产品主要负责人王健松博士曾介绍: 白云山金戈的打造整整用了16年的时间。2004年11月,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合成工艺《制备喜勃酮用的中间体及其制备方法》获得发明专利;2005年6月,另一发明专利《喜勃酮的制备方法》亦获得授权。这些工艺专利在原料制备方法上具有明显优势,大大提高了总产率,为金戈研发奠定坚实的基础。 查询专利发现,王健松博士提到的这两项重要专利,均属于白云山科技公司。 白云山2018年年报显示,金戈2018年全年生产量为4903万片,销售量为4774万片,带来营收6.62亿元,占总营收423.34亿元的1.57%。按照年报披露的营业成本计算,金戈2018年的毛利率高达87.35%,是所有主营业务中毛利率最高的产品。 然而作为毛利率最高的产品,金戈在年报中却显得有些神秘,既没有给出其原材料供应商的信息,也没有主要客户的信息。白云山科技在年报中也只有寥寥数语,简单介绍了2018年白云山并没有增加对白云山科技的投资,白云山科技年末的公司余额为1.4亿元。 为了获得白云山科技更多的信息,深蓝财经试图查找该公司官网,未能找到。而通过企查查查询到的公司官网信息,四条中有两条无法打开,另两条竟然被导向了色情网站。 截至今日收盘,白云山A股收跌0.9%,报38.66元;白云山港股收跌5.56%,报33.1元。 内忧外患的广药集团 除了“自家人打自家人”的内忧,广药集团最近还有外患。先是加多宝侵权案被最高法退回重审,后有曾经授权过的荣誉产品王老吉吉悠涉嫌传销。 7月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发出的这份加多宝与广药集团“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再起波澜,一起缠斗9年的商标之争重回公众视野。 根据加多宝在官网贴出的裁定书,最高法认为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在内容与形式上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裁定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并法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对此,广药集团王老吉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本次案件是关于6家加多宝公司在2010年5月9日后继续使用王老吉商标的侵权赔偿案,广东省高院一审判决加多宝赔偿14.4亿元,后双方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根据裁定,该案件将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发回重审并不意味着最终的判决。 近日,一款名为“王老吉吉悠”的乳酸菌饮料被媒体质疑涉嫌传销,吉悠的销售模式类似于微商,只要花680元一次性购买五盒吉悠产品就可以成为王老吉吉悠的官方合作代理。营销团队分四级,通过招募线下代理或者平级代理赚取奖励,从低到高分为:VIP会员、尊享会员、高级经销商、联席总经销。 资料显示,王老吉吉悠的出品方为广州白云山和黄大健康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05年5月合资成立,广药集团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李嘉诚旗下和记黄埔分别分别持股50%。 但很快,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广药集团与吉悠不存在任何关系,“从未授权其使用王老吉商标”。另有媒体报道,广药集团曾将王老吉品牌授权给广州和黄大健康产品有限公司,不过,许可日期早已结束。 尽管澄清及时,但该事件依然将广药集团推上了舆论风口,暴露出广药集团在品牌授权方面的漏洞。 广药集团由于体量巨大,产品种类众多,导致白云山在消费者心中品牌印象不深,为扩大品牌影响力,从而选择了授权这一方式。 但据北京商报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与加多宝进行凉茶决战的王老吉来说,过早延伸品牌、过度消耗品牌基因和联想度,等同于自杀。 最红火的品牌王老吉,和摇钱树加多宝,都面对困扰,广药集团将如何面对? 附:《公开信》全文 [详情]
康业元:将拿回金戈 李楚源不能借公权明夺暗抢
康业元:将拿回金戈 李楚源不能借公权明夺暗抢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就举报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声明称,李楚源作为一家大型国企的掌门人,首先要懂法守法,不能借用公权力明夺暗抢,为他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为自己的违法违纪行为保驾护航,侵害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北京康业元公司恳请政府及有关部门严查李楚源违法违纪的事实,给全社会一个交代。公司会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的工作 此前,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编号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原文如下: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致广大媒体的公开信 各位媒体朋友们,我们作为一个民营企业,首先想要的是一个公平,因为我们的合法权益长期得不到应有的保障,之前我们也曾向证监会稽查总队实名举报过,后来只是有人打过一个电话询问情况,以后就没有音讯了。这五年来,我们也多次去广州沟通过,但李楚源董事长完全不理会我们正当合法的要求。 在这里我们只是说一个事实:当初我们是用国家一类新药构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入股科技公司并持股49%,广药集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等资产入股持股51%。这个金戈的经营权、销售权、收益权是归科技公司所有的,用大白话讲就是金戈既不是广药研发的。也不是广药购买的,是我们用金戈入的股。但是李楚源不让查金戈的账,五年了也不给分红。他有没有犯法可以从一个事实来看,金戈原材料采购其中一项是每公斤1800,到了总厂就变成了一万一公斤,票是广药化学公司开的,入总厂账目成本,但原材料是直接从山东运到总厂库房。你哪怕先送到化学公司加工一下都有的说。请问是化学公司老总敢这么干,还是总厂厂长敢这么洗钱,但我们举报后,相关管理人员有辞职的,也有提前退休的。我们相信相关执法部门会查清楚的。 李楚源作为一家大型国企的掌门人,首先要懂法守法,不能借用公权力明夺暗抢,为他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为自己的违法违纪行为保驾护航,侵害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我们这样做不是针对国企,广药北戸康业元投置顾有集团在医药领域是一家很有名的企业,但董事长李楚源在处理一些相关事宜时管理不当,所以我们真实的目的是举报管理国企的李楚源董事长。我们公司也不会去起诉国企,我们还是希望和国企长期合作的。李楚源有没有犯法肯定会查清楚,但只要是李楚源董事长在管理广药,我们就坚决不合作了,退股清算,把金戈拿回来不做了,这是我们最坚定的决定。 北京康业元公司恳请政府及有关部门严查李楚源违法违纪的事实,给全社会一个交代。我们公司会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的工作,相信最终结果能够给康业元公司一个公道为了公众能真实的了解此事缘由真伪,希望媒体记者能够做出公正客观报道,康业元公司将主动配合各媒体就此事的报道,并向媒体通报事件进程。 [详情]
北京康业元回应广药声明:没有造谣诋毁广药集团行为
北京康业元回应广药声明:没有造谣诋毁广药集团行为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全国广大群众实名公开举报,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下午,针对“北京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一事,广药集团今日回复新浪财经称,举报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高层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随后,北京康业元回应广药声明称没有任何造谣诋毁广药集团和科技公司肖荣明董事长的行为。声明还称,主要是针对李楚源董事长违法违纪事实进行举报,所举报内容事实清楚。同时呼吁媒体大众监督指正。 此前,广药集团声明称,“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声明如下: [详情]
广药否认康业元实名举报并报案 双方各执一词
广药否认康业元实名举报并报案 双方各执一词
  原标题:广药否认康业元实名举报并报案 王老吉之后、“中国伟哥”再掀利益纠纷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阿茹汗 7月18日晚间,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一则官方微博公开信将广药集团卷入了一场被举报风波。该公开信内容直指,广药集团及董事长李楚源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存在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侵犯股民权益的行为。 7月19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相关人员向记者确认了公开信的真实性,并透露该公司与广药集团沟通四年未果,因而刊发公开信。 针对该公开信内容,广药集团随即向记者回应称,公开信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鉴于此,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该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广药集团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各执一词 此次刊发公开信举报广药集团的企业为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09年,主要经营范围为投资信息咨询等。康业元与广药集团两家公司共同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医药科技”)股份,广药集团持股51%,康业元持股49%。 双方分歧起因于白云山医药科技的具体运营。在公开信中,康业元主要表达了几点不满。即2014年从金戈这款产品上市以来,作为白云山医药科技股东之一的康业元未获得过完整的公司审计报告和财务报告,更未获得相应的收益,对于利益分配表达不满。 此外,康业元还通过一组原材料数据等来直指广药集团就金戈产品的收入方面存在财务数据造假、隐瞒等问题。例如,康业元根据原材料供应的数据算出,2015年广药集团的金戈的营收应不低于6.38亿元。然而广药集团在2015年财报中披露的金戈营业收入为2.34亿元。两个数据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康业元由此判断,广药集团存在财务造假的问题。 对于康业元公开提出的质疑。广药集团向记者回应称,该集团经过向子公司白云山医药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不过,对于康业元提出的财务数据造假、欺瞒收入的问题,广药集团并未拿出更多的数据予以自清。 金戈是什么 在广药集团诸多产品中,除了名声在外的凉茶饮料王老吉之外,金戈是另一款拳头产品。 2014年,广药集团获得国家食药监总局核发的“伟哥”同类仿制药的生产批件,并取名“金戈”,随后向市场逐渐铺货。彼时,中国市场上用于治疗ED(Erectile Dysfunction勃起障碍)的药物主要为辉瑞旗下的万艾可、礼来旗下希爱力以及拜耳旗下艾力达,其中万艾可市场份额最大,约为50%。金戈的面市也被看作是对于辉瑞万艾可的重要冲击。 由于是国内首个本土企业获批生产的“伟哥”,金戈也迅速在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更成为广药集团的另一张招牌。就在去年11月,广药集团国际化品牌推广又进一步,该集团拿出的两个具体措施是,王老吉首个海外凉茶博物馆在纽约开馆;同时,金戈也在纽约启动了全球品牌巡展。在去年年底广药集团190年的庆典之上,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也多次力挺金戈。 目前,金戈产品的市场表现还在上升阶段。广药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去年该产品生产量为4903万片,销售量为4774万片,分别同比增13.78%和20.45%。该产品去年的收入为6.62亿元,同比增长17.67%,毛利率高达87.35%。[详情]
广药集团回应举报信:与事实严重不符已报案
广药集团回应举报信:与事实严重不符已报案
  原标题:广药集团回应举报信:与事实严重不符,已报案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可 针对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 实名公开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32.SH)一事,广药集团发布声明称,举报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已报案,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康业元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之一,拥有公司49%的股权。昨日,康业元实名公开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控告白云山集团、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康业元在长达5页的举报信中描述了白云山就拳头产品金戈,有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等行为。在举报信的最后,还附上了康业元相关联系人的微信、QQ号和邮箱。 记者就举报信内容电致举报信后附联系人,接电话的张性男子称他是康业元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实名举报是康业元的公司行为。对于记者索要具体证据的请求,其称相关证据康业元会在适当的时候在微信公众号公布。 对此,广药集团发布声明称,本公司关注到本公司下属三级合资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另一方股东康业元昨日对外发表一封公开信,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广药集团在声明中表示,经向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详情]
康业元举报广药:涉隐瞒利润及收入 财务数据造假等
康业元举报广药:涉隐瞒利润及收入 财务数据造假等
  原标题:子公司股东公开举报白云山“多宗罪”: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可北京康业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实名公开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涉嫌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 康业元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云山科技)股东之一,拥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在举报信中,康业元称其作为公司股东自2014年“中国伟哥”金戈上市以来,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默许下,其从未获得过完整的白云山科技的审计报告。再者,虽然白云山科技旗下产品“金戈”利润巨大,但持有金戈产品权、经营权和收益权49%的康业元没有获得任何收益;最后,在“两票制”的环境下,在没有经过康业元的同意,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将白云山科技旗下的“白定”产品转让给山东瑞阳制药,损害了康业元的权益。 在举报信中,康业元称金戈利润巨大,在2014年4月至2016年4月其间共计24个月中,康业元济南公司股东向白云山提供共计3490公斤金戈原材料,每公斤可生产14000片金戈,共生产4886万片,因金戈销售均为款到发货,故可大致判断已销售回款4000万片左右,与其对应的不少于8亿元的销售收入是出厂开票价。 康业元也在举报信中列出了具体数据,就其陈列的2015年11月以前数据来看,金戈出厂开票价列表有7中不同包装规格,分别为28.8元1片装、44.5元2片装、53.2元3片装、46.4元4片装、118.8元5片装、207元10片装和391.95元20片装。其中四片装对医院销售,销售量很小,份额不超过5%,10片、20片装销量也不大,目的是鼓励多买,但均价也约为20元/片,1片、2片装应占其不少于60%的销量,因此,康业元认为每片金戈的出厂均价为22元左右。康业元称总厂对一级代理商按协议、按销售量有5%票面折让约1元/片。2015年4月开始针对江苏亚邦万乐菲上市的竞争,对1片、2片装销售人员以赠货的形式让利经销商约3元/盒的促销费。 但依据康业元列出的金戈成本分析列表,每片金戈的成本为1.3元,不超过1.5元。以白云山化学药厂以10000元/公斤与总厂结算,可判定其毛利为不低于20元/片,销售广告费用不超过20%,再扣除增值税及15%的企业所得税,纯利润不低于16元/片,据此可推断截止2016年四月底,总厂已握有至少四亿元的金戈纯利润。 康业元所计算的数据却于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中所披露的信息大不相同。上市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金戈产品的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4亿元,营业成本为1.82万元,毛利润为2.15亿元,毛利率为92.22%,出厂开票单价为每片15.68元. 康业元称从广药集团及金戈产品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信息来计算,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产品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营业收入应不低于6.38亿,结合白云山集团披露的92.22%的毛利率,毛利润应不少于5.88亿。 另外,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自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涉及偷税漏税。 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大南药板块中的化学药,增速高达68%,其中公司的拳头产品金戈,实现营收6.62亿,同比增长17.67%,全年共销售了4774万片,同比增长了20.45%,毛利率高达87.35%。[详情]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针对“北京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一事,广药集团今日回复新浪财经称,举报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公司高层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系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白云山科技”)股东,持股49%。 在举报信中,康业元称近年白云山科技在其大股东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默许下未向其提供完整财报,将金戈产品(康业元称其是白云山科技拳头产品)的生产、经营和收益权从科技公司剥离,剥夺康业元应该享有的股东权益。同时,康业元指控广药集团涉嫌偷税漏税,隐瞒销售数据等。 康业元方面对新浪财经表示,希望广药方面“遵守公司法以及合同法,将金戈产品的经营权和收益权归还科技公司,并将金戈及科技公司其他产品这几年的财务报表和利润交给我司”。 该公司张姓人员称,“我们已同广药集团及科技公司协商近五年的时间,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为首的领导授意下一直未得到公平应有的结果,在我司最无助的时候我们只能求助媒体,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也确实对李楚源领导下的广药集团失望透顶!我们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对于举报,广药集团回复新浪财经称,举报信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广药集团称,“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白云山金戈是国内抗ED(勃起功能障碍)药物,主要成分是枸橼酸西地那非,是国内“伟哥”首仿药。金戈于2014年10月上市,单次用药金额下降比原研药下降60%。截至2017年,金戈累计市场销售额已经超过20亿元。(新浪财经 王茜) 广药声明如下: 本公司关注到本公司下属三级合资企业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另一方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昨日对外发表一封公开信,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现严正声明如下: 经向科技公司了解,该公司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 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科技公司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鉴于公开信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2019年7月19日 [详情]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损害小股东利益 视法律如儿戏
康业元举报广药李楚源:损害小股东利益 视法律如儿戏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全国广大群众实名公开举报,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编号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详情]
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李楚源:虚增成本 涉嫌偷税漏税
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李楚源:虚增成本 涉嫌偷税漏税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全国广大群众实名公开举报,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编号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详情]
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董事长:想方设法致我公司于死地
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董事长:想方设法致我公司于死地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全国广大群众实名公开举报,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编号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详情]
"北京康业元投资"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
   延伸阅读: 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遭实名举报 被指涉财务造假等 广药回应李楚源被举报:与事实不符 已报案并获受理   新浪财经讯 7月19日消息,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全国广大群众实名公开举报,控告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编号600332)、董事长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详情]
国产“伟哥”4年销量翻3倍 壮阳药成白云山摇钱树
国产“伟哥”4年销量翻3倍 壮阳药成白云山摇钱树
  国产“伟哥”四年销量翻3倍,壮阳药毛利超茅台成白云山摇钱树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望 深圳 国产男性壮阳药的销量增长令人咋舌。 白云山(600332.SH,0874.HK)3月18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其曾自称中国首个“伟哥”仿制药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报告期生产量为4903.08万片,销售量达到4773.99万片。 而又称作白云山“金戈”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推向市场的首个完整会计年度即2015年,其生产量和销售量分别为1589万片与1495万片。也就是说,在2018年,白云山的这款国产男性壮阳药,生产量是4年前的3.09倍,销售量是4年前的3.19倍。 历史公告显示,由白云山属下白云山制药总厂研发的首个“伟哥”仿制药白云山“金戈”,于2014年四季度正式上市,其自称“打破了我国此前治疗勃起障碍疾病全部由进口药品治疗的局面”。 当时,白云山对此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中国性科学普及工程——男性健康中国行”大型系列公益活动,这款壮阳药还先后获得中国医药产业科技创新成果巡礼奖、第二十届中国专利奖优秀奖。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进入市场以来,一直是白云山的赚钱利器。 年报资料表明。2015年至2018年,该壮阳药在白云山细分行业的营业收入排名中,分别名列第四、第二、第一和第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主要到,自打国产“伟哥”上市后,白云山2015年以来的各年度报告都列出了各项主要产品的毛利率,但唯独隐去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毛利率,令人疑惑。 那么,这款男性壮阳药到底有多赚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计算结果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赚钱能力堪称惊人,甚至一度超过了贵州茅台(600519.SH)的毛利率。 计算得知,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毛利率,2015年为92.22%,2016年为91.95%,2017年跃升至99.2%,2018年因营业成本同比上升101.81%,毛利率下降至87.35%,但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历年来的毛利率,均位列白云山各项产品第一,并且遥遥领先。 其实,作为白云山摇钱树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其出厂价并不高,按照2018年营业收入66205.78万元和销售量4773.99万片计算的结果,每片的出厂价仅为13.87元。此前,有消息称,同等剂量下,白云山金戈均价低于外企产品均价近40%。 国产“伟哥”销量扶摇直上,更多的药业企业正在杀入分蛋糕,而国内ED患者人数的统计数据却饱受争议。 2018年5月,常山药业(300255.SZ)公告称,“国内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枸橼酸西地那非)产品市场广阔”,引起了市场热议。之后,常山药业补充公告称,该数据援引自国信证券2014年5月底发布的研报。 东吴证券2017年2月针对白云山出具的研报显示,中国的ED患者人数约1.27 亿,新发ED患者有1/4 为40 岁以下的年轻患者,其中有近一半为重度ED。但广生堂(300436.SZ)2016年11月发布的获得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临床批件公告指出,保守估计,全世界的ED患者约1亿人,其中我国的患者数约为2000万。 但不管ED患者数据争议结果如何,白云山的男性壮阳药赚钱效应,已经并正在吸引更多的企业磨刀霍霍抢占市场。目前的抗ED药市场,除了国产产品,三大外企辉瑞的万艾可、礼来的希爱力、拜耳的艾力达依旧拥有竞争力。[详情]

微博推荐

更多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